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后果:“蝴蝶效应”正在形成?

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后果:“蝴蝶效应”正在形成?

Miriam Campanella 执笔

中国经济活动的日渐放缓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6年1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所关注的焦点。

货币基金组织表示,由于投资和生产活动的减弱,再加上有起色的服务业和国内消费之间仍未有效的平衡,中国经济在进出口的放缓速度快于预期。这些发展趋势和市场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担忧不谋而合,认为中国经济的低迷会通过贸易渠道和下跌的大宗商品价格蔓延到其他国家。总之,所有这些不确定因素让中国成为了金融市场低靡的替罪羊。

然而,预测很可能夸大了真实的数据。首先,中国的GDP在2015年同比增长6.9%,这很难让人联想到中国的经济正处于硬着陆的边缘。就美元而言,詹姆斯•劳伦斯森表示,最新的数据清晰地显示出中国去年的购买力比2010年增加了50%,并且仍在增长中,增长的速度是复苏中的美国经济的两倍多。(劳伦斯森 2016)

GDP的数据显示出服务业和生产制造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的明显差异。第三产业8.3%的增长和制造业6.0%的减速增长形成了鲜明对比。数据清楚暗示了2015年服务业对中国GDP的增长贡献已超出一半(50.5%)。

该对比已通过多种数据被证实,例如,服务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的增长对比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的收缩,工业生产的缓慢增长对比零售销售的快速增长,最后是消费者价格的通货膨胀对比生产价格的通货紧缩。(艾西亚博士,法国Natixis银行2016年1月19日)

除了GDP的数据,还有什么将吸引更多人关注中国经济的发展?2016年1月15日的经济学家杂志直接写道:“。。。对于那些担忧中国经济和其对全球产生的影响的人们而言,只有外汇的波动才真正值得一看。”

所以,人民币再次主宰着世界的舞台。事实上,2015年8月是中国货币政策的一个转折点,其结果是让中国的经济重新走向平衡,并且重新定位人民币在国际货币协定中扮演的角色。

对于中国申请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决定和即将到来的美联储加息,中国政府采取的第一步举措就是解除人民币和美元的绑定,然后在2015年12月底引进人民币汇率代理市场的自由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发布的汇率变动建议促使其允许中国国家货币加入已有的五个国际货币篮子中。

中国人民银行实行两步走战略。不可避免的第一步,即,解除人民币对美元的绑定,这很大程度地促使人民币价值自2010年提升30%,这也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有关。12月底,为使人民币汇率的市场估值更加有效和可靠,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引用一种综合了13种货币的贸易加权货币篮子指数,通过能够更好地响应买卖差价的“管理浮动”体制操控人民币在外汇市场的估价。

同时,随着人民币外汇汇率的连续三次调整,使其对美元汇率共下降5个百分点,引发了对人民币继续贬值和快速资本外流的恐慌。中国政府被迫从庞大的3.4万亿的外汇储备中抛售2000亿美金以稳定人民币汇率。

即使中国人民银行对人民币所采取的举措应提前一年(黄育川表示),八月的这次举措已经规避了主要的风险。如果人民币汇率的调整延后将会发生什么?假设发生在美联储加息之后的9月或者10月? 那样,中国人民银行很有可能要抛售价值200多亿的美元债券稳定人民币。事实上,为避免人民币的市场贬值, 利用先发制人的政策性货币贬值,中国人民银行所做的挑战也许是史无前例头一回,它在美元加息时让新兴货币贬值。

走在前沿的政策改革让中国人民银行获得一箭双雕的效果。 首先,成功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其次,更加灵活和实际化的的汇率可使国家重新平衡国内消费和服务。

作为以市场为基础的货币,人民币外汇汇率被设置成自动根据全球的经济状况作出调整,有很强的自动稳定优势,从而能够从美元国内政策的动荡中解放出来。这让中国货币当局在美国经济走向另一个不同的方向时拥有更多的灵活性,同时暗示了人民币将比绑定美元时更不稳定。

旧金山联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对中国将如何实行新的外汇汇率机制表示怀疑。他提醒到,“中国的决策者会继续将其作为缓冲,确保一些重大的事件发生时,他们可以再次介入,停止那些干涉他们目标的行为。”中国将继续进行“类似验收测试的自由化。然而从来没有完全自由、开放的市场,中国政府也明确这不是他们的意图。”经济的跌宕起伏已引起对中国外汇政策的担忧和对改革实施的质疑,这些都证明中国政府不会让人民币外汇汇率的浮动完全自由化。所以,威廉姆斯信心满满的总结道,“ 人民币不可能对美元稳定的统治地位造成威胁。"

然而,市场驱动的人民币的波动引发了一些意外的后果。这些后果将会影响到亚洲与中国面对面的贸易伙伴。黄育川警告道,鉴于中国在亚洲贸易中扮演的角色,人民币应更多的跟随亚洲货币而不是被美元牵着鼻子走。所以,也许美元仍拥有26.4%过高的的份额,紧随其后的是欧元、日元和港币,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篮子应为中国用于对外贸易和投资的主要货币腾出空间。2013年,萨伯拉曼尼安和凯瑟勒发现,和中国有很多贸易往来的国家希望能够稳定他们国家货币兑人民币的汇率,控制企业交易过程中的汇率风险。 新一轮人民币波动的增强很有可能放大中国贸易伙伴价值链的二阶效应,因此,中国有很好的理由稳定人民币汇率。

正在启动的人民币新外汇政策的连锁反应,很有很能会揭示意想不到的发展。 由于新兴国家的银行需要消除汇率的波动,他们会保留人民币而不是欧元和美元。所以他们会减少其他货币的储备。亚洲地区的外汇储备占了全球主要银行的一半以上,仅中国就持有30%的全球外汇储备,台湾、韩国、印度、香港、新加坡和泰国的储备在世界前15名内。如果新兴国家的银行开始重新部署外汇储备,将美元和欧元替换成人民币资产,则正如Robin Winkler、Mallika Sachdeva和George Saravelo所说的那样,“这些发展将使该地区成为外汇储备趋势发展最大的波动因素。”(德意志银行2015)

总之,随着增进经济与贸易的一体化,人民币之后将成为近十年或未来十年亚洲的主要参照货币。同时,人民币更为频繁的波动将迟早引发中国贸易伙伴,尤其是亚洲贸易伙伴的外汇储备的重新改组。人民币最近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篮子也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易反对新兴国家的银行提高人民币在他们预留外汇储备中的份额。

从这一点看来,“蝴蝶效应”将从现今货币制度的外围逐渐影响到其核心。这些发展是否会引发一片混乱?或只是形成了一个多极的货币世界?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