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美国的联邦机制能应对危机吗

美国的联邦机制能应对危机吗

我在华盛顿度过的两周已经成为一段难忘的学习经历。然而,在我离开之后却变得有点不再着迷,无论美国下一任的总统是谁,我都不认为美国的联邦机制能够胜任。美国的企业运转得很好,美国的大学、各州和城市也都处于良好状态,但是联邦体系未按本该有的状态运转。而且联邦政府不易改变。一个更明智、相对而言经验更丰富的总统可能会做些什么,但是在候选人中并没有这样的人。所以一次严重的危机对实现变革而言是有必要的,而危机可能会导致许多坏变化和好变化。我确信一场危机即将来临,并且在那时,领导们将需要知道真相,并且会想出一些应对改变的好办法。可能这场危机会导致大幅度的美元贬值。前面已经提到联邦政府并未很好地工作,在州和城市之间表现得喜忧参半。有些地方治理得很好但有些地方却非常糟糕。有一个有帮助性的事实:按预算看,各个州并不能完全不为此负责。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必须在合理期限平衡预算。这强制了某些制度的实施,而且表现出华盛顿政府特点的疯狂党派偏见不如州和市那么强。各州不满(或咒骂)联邦政府的储备货币情况。州和市显然更贴近民众的需求,它们无需处理半抽象的概念,例如安全威胁,世上发生的任何事都会对美国造成威胁,这可能吗?几乎在每个地方,创新的经济体都和一流的大学有关。卓越的人才群体毕业于一流大学,金融创造金钱,天生的实用主义和日积月累的管理经验使美国企业成为了全球一流企业。华盛顿是这些企业的运动场,他们可以做想做的事或不做不想做的事,人才缺口和他们享有的财政权与华盛顿的任何人都不相匹配。现在,国外领导人来美国访问时,会去硅谷或西雅图。现在,由美国企业制定的外交政策数量和美国国务院制定的一样多。当美国企业的CEO去中国时,会去见习主席,他们比美国国务卿更容易见到习主席,他们在中国一流的大学里演讲时拥有大批听众,他们极受欢迎!!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而且趋势将变得更加明显,等着瞧吧!!

美国政府怒火中烧,但首都华盛顿活在远离其真实问题的泡沫里。特朗普和希拉里都不会做出巨大改变,因为国会仍保留着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划分。与此同时,美国企业将继续主导议程。美国的消费者不再购买任何东西,因为没有需求企业不再投资,但没人敢提出一个更激进的税收制度或征收燃料税以负担巨大的基础设施项目费用。要说世人知晓的就是,正是罗斯福和他的新政将美国从经济大萧条的深渊中解救出来。我们将看到一个更加孤立主义的美国,但在欧洲更为凸显。很多人都已经了解奥巴马的“亚洲核心”外交政策其实就是日本对中国的战争,它似乎已在实施中,而美国并不想卷入其中。甚至中国也需要自己的“重要空间”,这无可否认。相反,许多在华盛顿的美国人担心欧洲的解体,他们看着一直以来最值得信赖的盟友们正在消失,而俄罗斯和伊斯兰国家在全球舞台爆发。但到买单时,不要屏住呼吸去迎接另一个马歇尔计划。

文章原题为:在华盛顿的两周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