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说服法国成为南欧的一部分

说服法国成为南欧的一部分

法国中部的卢瓦尔河将法国一分为二。

在卢瓦尔河以北的法国是一个中欧国家,属于查尔曼帝国的一部分,实质上算是北欧,在查尔曼帝国毁灭时,将法国和德国分割开来。法国的北面注定可以生存,并决定着欧洲大陆的未来,而法国的另一半Italo-Burgundian,洛赛瑞及亚迅速被历史的咽喉所碾碎。

卢瓦尔河南面的法国讲拉丁语,它面向太阳和地中海。这是法国以北地区不会原谅他们的原因,也是讨伐阿比尔教派背后真正的驱动力,出生在卢瓦尔河以北的法国人对法国南部彻底实施其主导地位。

更重要的是,法国也属于雅各宾派。这说明法国相信中央采取决策的有效性,也许因为在阿尔卑斯山的另一端,欧洲最具中央集权的君主政体的重要性已经远超乡镇地方政府,他们从未达到在意大利和佛兰达斯的自由城市所享受到的重要水平。

因此,我们的确发现我们正面对一个中央集权国家,一切都在巴黎决定,首都巴黎的地理位置几乎位于法国北部的中心,从那以后,法国的北部一直处于统治地位。

在这些情况下,就容易理解法国人为什么把他们自己更多的看作是中欧和北欧而非地中海地区的一部分,并声称他们一直被这么看待。只要欧洲的体制由所谓的“法德"引擎所驱动,这种特殊情况从未产生任何问题。在常年不断的竞争中,双方的主人公平衡彼此,赞扬对方的优点,最小化对方的缺点。

随着德国的统一和相继发生的事件,以往标准化的平衡仅仅变成了记忆,而欧洲的机械化最终变成了像一辆19世纪具有大型前轮——德国——和小型后轮——法国——的自行车——仅依靠帮助奇妙装置变得稳定而非发展进步。

不管你是否喜欢,不平衡都存在,法国当然曾意识到,如果能强烈抨击有关该话题的玩笑该多好。例如,有谁不记得这样的言论,德国总理决定一切,而法国总统的任务就是阅读最终的消息内容?

巴黎只有一个领域确实比柏林占优势,就是军事领域。一方面,法国的核部件不在莱茵河的另一边,另一方面,德国的沉默仍为其现代军事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可能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威胁到邻国。

因此,巴黎多年来一直在军事上起着作用,以试图平衡德国在所有其他领域不断发展的超级力量。然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进程,正如奥巴马被西点军校的学员提醒到:“当你的手里只有一把榔头,你将试图把所有问题都变成钉子。”这样的思考或许可以解释法国军事政策所面临的极端冒险主义——和引发的——近年来在南非和中东地区的种种危机。

然而,无论如何,巴黎通过强调并完全认为法国具有中欧的特性,同时拒绝在欧洲大陆被当作属于南欧或者地中海地区,而仍在试图延长法德引擎的神话,以成为欧洲的基石。

这是一种态度,随着时间的推移,造成了一个发展中失去平衡的欧洲,以牺牲南方的利益为代价,最近,欧洲转向东北发展。法国的地位,加上诸多被拉姆斯•菲尔德假设定义的“新欧洲”国家,事实上已经使欧洲的视野集中只投向其与俄罗斯的边界,而把其他所有问题都放到一边,其中包括欧洲大陆和中东共存的问题。

另外,我们需要突出的是,除了没有通过各种方法在欧盟提高巴黎的地位,法国的决定是如何加固了德国的地位,而严重破坏了法国和俄罗斯一直维持的传统最佳关系。更不用说阿拉伯国家的反应了,他们认为自己被其中一个具有历史性的教母抛弃了,“法国,我们的母亲!”正如黎巴嫩的马龙派教徒所说的那样。

与此同时,在欧洲的南部,另一个欧盟国家,意大利,被迫独自扮演着重要角色以试图恢复在两个东方和南方棋盘之间的平衡,同时,还要向一些人们传递一点常识,这些人认为具有双重威胁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和一浪高过一浪的大规模移民浪潮能够在没有统一的政策和合理分配责任的情况下得到控制。

有些结果确实实现了,尤其是近期宣布联合海岸警卫队成立了。然而,为了享有需要时总能被倾听到的可能性,南欧应能够在欧盟和大西洋联盟的舞台上表现得团结一体,可以迫使他国经常在形势需要时,优先考虑他们的问题。

缺少了法国,意大利的孤军奋战远远不够,即使拥有西班牙的支持或地中海国家组成的小团体仍然不够。而法国则仍忙于尝试让人觉得并标榜它是北欧国家。

为了得到巨人般足够的力量,让国际制度视为不可缺少而被听取的力量,法国需要同我们在一起。我们也可以向法国学习到很多,如果没有什么其他可学,那就学习他们如何培养名族自豪感,如何坦率无情地说不的能力,和也许是招摇得继续追随我们的梦想,没那么快让它们在现实中牺牲的能力!

我们质疑得太多了吗?可能并不是。考虑到平衡处于险境,从长期看来,可能一旦受到伤害,整个欧洲都将面临崩溃。因此,亲爱的拉丁同胞们,请认真思考,然后加入我们南欧的队伍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