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墨西哥的意大利化

墨西哥的意大利化

新闻媒体证实了我关于意大利“墨西哥化”的想法,也就是说,这个进程——不幸已经开始,并不可逆转——由于全球化导致的结果(世界正以超越我们追的上的速度运行),会给我们国家带来三个相距甚远且平行化的“经济大头”。

 根据墨西哥的模式,两大现象将从侧面形成一个现代化的工农区,由能够胜任出口到意大利制造的产品到全球各地的卓越英才组成 (摩德纳的水力业、博洛尼亚的包装机械、法兰恰阔尔达区的泡酒等):存在着一块巨大的“黑色”区域,在它的中心是一些大型企业,为了防止犯罪,执法机关将对这些企业视而不见;第三部分将是个犯罪多发地。正如我之前所说,面对如此情景,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试着在这三大宏观经济体之间维持平衡。

 我的报告源于这样的实例,新边界的中国人正在普拉托经历着意大利中、低级纺织品“中国化” 进程的第二阶段。在普拉托有名的中国劳动者们,无论擅长裁剪或编织,在各方面都成立了公司,他们雇佣许多意大利人(尤其担任商业人员和行政管理的职位),甚至将产品销售到意大利以外的地方。这些组织已成为许多意大利纺织制造商的重要贸易伙伴。目前为止,进程似乎看上去还算顺利,因为他们都符合法律规范。然而,如果我们深挖问题的根源,到一些缝制这些衣服的企业,那么情况就变得令人绝望和危险。

 最近,尤其在意大利的北部,一批“耀眼”的中国企业家们正遭遇手工劳动力的匮乏,之后的结果是,许多小型的纺织厂关闭了,该问题和其他在意大利的中国大型企业、餐馆所遇到的类似,他们难以找到愿意接受微薄工资还要长时间加班的员工。

 为什么?这是由在普拉托纺织业工作的中国工人所做的最新分界线实验而导致的后果,它取代了由8-12人组成的微实验室系统。有人租了一间仓库,明显是向意大利人所租。他在地上画了几条简单的线条,将房间分割成一个个15-25平方米的区域,并在每个区域放置3或4台缝纫机。然后,他将这些配套区域以每月1,500-2,000欧元的价格出租。租给谁?租给家庭或组织——通常是中国人——有3-4个工人,他们也会带上床垫在工作区域睡觉。就这点而言,最大的中国企业——客户——将工作直接或通过中介机构转移到所有这些“小房间”。

 这种机制明显是100%的暗箱操作。生产质量毫无疑问非常低劣,但是,每一个配套的工作区域可提供给工人每月约8000欧元(每天辛苦工作16小时)的薪水。该机制对中国劳动者极具吸引力,他们都离开了餐厅和纺织业的微实验室。

 政府当局呢?也许你会这样问。明显为了逃脱这样的现实,有不少贿赂行为,并且一切都可在最终检查的前一天解散。同时,我们并未错过任何事,因罗伯托·萨维亚诺的小说《格莫拉》而出名的纳布拉斯地下工厂的纺织业如何呢?好吧,我听说那里的缝纫成本比摩洛哥和突尼斯的还要低。

 总之,面对所有这一切,我们很快会需要谈论墨西哥的意大利化,而非意大利的墨西哥化。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