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中国创新崛起 从营造良好环境到建立生态系统

中国创新崛起 从营造良好环境到建立生态系统

由 Pietro Gagliardi 执笔

中国创新的崛起

8月11日,各创业公司聚集在伦敦的谷歌园区,共同竞争赢得飞往上海参加国际创新大赛的机会。世界各地会师到决赛的企业汇聚在上海,最终选出“最具破坏力的创业公司”。类似这次的比赛在中国的主要城市变得越来越多,针对创业公司的人才培养中心和企业加速器在全中国不断涌现,风险投资在中国迅速增加,比过去五年增长了7倍。中国政府除了已在780风险投资基金上花了约3,300亿美金的资本组合外,最近又宣布了即将创立另外价值300亿美金的风险投资基金。

为什么中国需要创新?中国通过哪些方式创新?中国的创新在哪些地方和领域崛起?中国必须面临哪些挑战?这些问题是本文所关注的重点。

创新势在必行 

一直以廉价和低劣的生产制造而闻名的中国,现在正转变为“创新强国”。自2012年起,习近平主席就已开拓出一条通向中国经济改革的道路。“十三五”规划再次重申了他的政策愿景,即中国的发展基于创新。中国经济政策这一个根本变化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基于这一事实:中国不得不创新。中国传统的生产力正在减弱:由于“独生子女政策”,中国的劳动力不再增长,导致固定资产的投资正在下降,投资同样被中国巨大的债务所约束(目前占到中国GDP的282%)。此外,如果中国无法创新,“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将进一步被削弱,因为全球正在进入工业4.0时代。因此,为了到2025年维持5.5-6.5%的增长率,创新将需要为中国的GDP增长贡献从目前的30%增加到50%。

创新中心

虽然创新的势在必行对中国是个挑战,但创新本身就不是一个统一的过程。创新在城市社区中涌现和发展,那里是名校、研究中心和富有投资者的家园。硅谷诞生在斯坦福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所在地显然并非偶然。肯德尔广场(位于美国剑桥)成为世界一流的制药和生物技术创新中心也绝非偶然:它距离全球知名的麻省理工学院约1.5公里,距离哈佛医学院约5公里。

中国的创新中心

可以发现,类似的模式也同样出现在中国的首个创新中心:北京(或说的更具体些,即中关村)。20世纪80年代,陈春先先生(中科院成员)访美后,萌生出要将中关村打造成中国硅谷的想法。当然,中关村的位置靠近中科院是改造该地区的主要驱动因素。而且,中关村距离中国两所最知名的大学,北大和清华也很近。大学、教育和研究机构成为创新中心崛起的中流砥柱。

然而,中国多数其他创新中心却走上了另一条不同的道路。深圳和成都的创新中心是国家和当地政府的产物。事实上,在那些城市建立开发区时,还未出现一流大学。即便至今,成都虽有几所大学,但没有一所可被认为一流大学。相反,深圳市政府已着手努力说服中国一流大学和全球的大学在深圳建立校区。现已获得重要成果:清华和北大在深圳都设有校区,另外还设立了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区。

上海以一种综合方式发展:国家和当地政府的政策对创新的启动和发展至关重要,同时,上海拥有知名的学府,例如,复旦、交大,这些学校也起着关键作用。

除了北京和上海的部分地区之外,创新在中国主要可被当成是一个自上而下、依靠政府支持的过程,而不是最初美国那样自发的、自下而上的过程。

不仅是大学:当地政府和工业企业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大学和研究机构并不是唯一的参与者。在中国,中央政府制定宏观的政策方针,对于如何按照这些方针具体实施,当地政府被给予了相当大的自治权。因此,当地政府的手中拥有非常多的工具,进一步推动他们城市的创新。例如,上海市政府已经审批通过了一项新政策,向在上海投资技术创业公司的投资者们承诺,将赔偿他们在早期投资中所遭受任何实际损失的60%。

除具体的政策之外,当地政府给予创新的支持可通过他们在科学和技术上的花费显示出差异。按照绝对价值计算和当地政府预算的比例来看,北京市政府最支持创新,2014年在科学和技术上的投资占其预算的比例高达6.3%。同一时期,按绝对值计算,上海和深圳市政府对创新的投资都接近北京,但仅占北京相应总支出的5.3%和3%。最后,成都市政府对创新的投资比其他三座城市要少一些,只占到其预算的1.2%。然而,成都对创新这一领域的公共开支从2011年到2014年期间惊人地增长了78.7%。

创新中心发展的另一个驱动力就是企业。如果没有大型制药企业,如诺华公司的大量投资,肯德尔广场会有今天的发展吗?如果没有英特尔、惠普、艺电、特斯拉和类似其他大型企业的支持,硅谷会有今天的发展吗?2014年,深圳的工业企业在研发上共同投资了210亿美元,此数字创造了历史新高,比2011年高出53%。上海表现得也很好,2014年,上海的工业企业在研发上共投资了67亿美元。北京和成都都屈居其后,分别投资了约35亿美元和30亿美元。然而,成都在投资增长上又一次表现突出:2011年-2014年,其工业企业在研发上的投资显著增长了88%。

从营造良好环境到建立创业公司生态系统

大学、研究中心和对研发的投资都是为创新营造良好环境的基本要素,好的环境将促进创新的发展和创业公司的涌现。然而,创业公司一旦诞生,他们最需要的就是资金。在创业初期,资金可以来自朋友和家人、众筹、天使投资人或企业加速器。然而,当企业规模变大,最常见的资金来源就是风险投资。对创业公司而言,去年将会被记做黄金年:2015年见证了价值1,480亿美元的全球风险投资,交易量达到8,381个——是近20年来达到最高峰的风险投资活动。

在中国,北京在交易数量和投资额上都已担保了最多的创业投资基金,紧随其后的是上海。2015年,677个交易在北京签署,总价值约200亿美元。另一方面,在上海,365个交易筹集了122亿美元。

虽然中国所有主要的创新中心都可依靠风险投资公司,但并非其中所有的创新中心都能依靠大型公司的实体存在。按照2015年签署的交易顺序来看,在中国投资排名前列的风险投资者是红杉资本、IDG资本、经纬创投、真格基金和北极光创投。这些公司在北京都设有分公司,除了真格基金以外,这些公司在上海也有分公司。另一方面,只有IDG资本和北极光创投的总部在深圳,这些公司都未在成都设立分公司。

这些都产生了什么结果?

北京中关村科技园是首个于1992年正式成立的特区。现今,中关村成为了中国最大、最重要的创新中心。2014年,中关村的15,645家高新技术企业雇佣了200多万名员工。北京也是19家独角兽创业公司的总部,例如小米、滴滴快滴等。

上海拥有两个开发区,张江高科技园区和规模较小的上海紫竹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这两个园区在2014年共拥有3,881家高新技术企业,约78万名员工。因此,上海被定义为中国第二热门的创新中心,然而,它仍远远落后于北京。此外,据财富周刊统计,在2016年,上海至今已成为八家独角兽公司的总部(陆金所、饿了么和信而富是其中最大的三家公司)。

深圳和成都的表现也很突出,但仍落后于北京和上海。2014年,他们的创新开发区分别成为1,435和1,724家高新技术企业的总部,分别雇有约44.2万和291万名员工。财富周刊列出的中国独角兽企业中没有一家位于成都,而深圳有一家独角兽企业,大疆创新。

这些创新中心有哪些不同?

在早期,创新中心倾向成为宽泛、多样化领域的研究和创新的中心,而后期它们更倾向专业化,依靠他们的相对优势在少数领域中脱颖而出。

深圳是一个典型案例。受益于十分强大的制造业生态系统,深圳在计算机硬件领域变得更加专业:一些人已经把深圳称为“硬件中的硅谷”。确实,硬件组件的易获得性使深圳成为一个发展物联网产品的好地方:深圳的设计公司产出样品的平均时间为8-12周,比自己内部生产的时间要短(而且成本也低很多)。全球首家规模最大的硬件创业加速器公司 HAX在深圳创立,每年HAX为30家创业公司中的每一家投资10万美元。2013年,深圳在信息通信技术专利申请领域领先全球,申请了该领域不到8000个新专利,该数字超过了东京、旧金山、圣何塞和奥克兰。2013年,深圳同样成为了国内申请专利总数最高的城市,占到全国所有申请新专利的41%(北京占19%,上海占到较低的7%,而成都仅占1%)。深圳已成为一个主要的创新中心并且发展得非常迅速,它吸引了投资者、跨国企业和创业公司。

与此同时,北京在生物技术和生物医药领域也正处于领先地位(同时还在其他高新领域获得良好成绩,例如,电子信息、能源、环保、新材料、航空航天和先进制造技术)。2013年,北京在生物技术领域的新专利数占到全国总数的20%以上,超过了深圳和上海,两者分别占到15%左右。虽然北京毫无疑问保持着国内最重要的创新中心地位,但其发展速度比深圳慢。

上海在制药领域正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上海的张江高科技园区已研发出300多种药品。国内三分之一的新药来自张江高科技园区,并且该领域中25%的新专利也来自该园区。然而,张江园区的制药研究由外企主导。就在几个月前,瑞士制药巨头企业诺华公司揭幕了他们在上海高科技园区内七层楼的研发中心。虽然上海的制药业高度发展且其强大金融区的形象展示也方便筹资,但上海似乎落后于主要的创新中心(例如,北京和深圳)。

最后,成都还称不上是一个完全成形的创新中心:它仍处在早期发展阶段,没有专门意义上的创新活动。早期同样意味着,在主要的数据上有着惊人的增长率(和诸多机遇),但作为创新中心而言也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

主要的挑战

然而,我们无法明确创新道路上会遇到哪些挑战。创新源于新理念。那么,一个拥有新理念的人在成立创业公司之际,怎么可能去选择可被他人轻易复制理念的地方呢?如果中国真正想转变成一个全球创新强国,中国政府就必须攻克缺乏知识产权保护和相应的法规这两大问题。就投资者而言,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缺乏透明度和可靠信息。这甚至造成当地企业难以完成最初的筛选,包括详细评估其投资的企业。最终,企业难以通过上市扩大规模。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审批一个IPO申请可能需要耗时数年,直到今年的8月11日,仍有686家企业在等待审批。 

中国已经意识到必须创新;也已努力创新,所以才建立了许多不同的创新中心;如果中国能解决一些主要问题,使创新的道路更加明确,那么它就很有可能追赶上(否则就是超越)美国的创新步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