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世界

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世界

有必要考虑11月19日-20日在秘鲁利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后的影响,其中21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属于该地理区域,尤其包括了美国(奥巴马在明年1月离开白宫前的最后一次海外旅行)、中国、日本和墨西哥。议题是经济合作,几乎代表了全球GDP的60%!因此,论坛受到国际监督—— 除了意大利人,很明显,他们显然太忙着争取由谁赢得我们后院的公投胜利——有关新的地缘政治平衡;因此,不可避免地,还有源于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所决定的新改变而产生的经济均衡问题,或至少他在总统竞选期间的宣言。有两方面我们不能低估。

 

第一个方面是个人性格。事实上,根据许多官方消息来源,“唐纳德”之所以想成为美国总统,更多是为了满足个人想要占据西方世界最强地位的欲望,而并非想要实际地管理他的国家。而现在,在特朗普令人意想不到的光荣获胜后,他负担起为集体利益做日常决策。我们都很好奇他将如何反应以及将会发生什么。第二个方面具有全球重要性:与他的宣言和他在选举期间作出的承诺相关,在谈到贸易和美国作为全球“警长”的角色时而启动的更多“自私”政策。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被吓到半死—— 我当然如此。美国不为自己的利益而战——也幸好反映出西半球的优点—— 我们冒着有个坏结局的风险。

 

因此,来自亚太经合组织秘鲁论坛的信号令人异常恐惧,因为每个人都意识到,由特朗普执政的美国实际上可能不再是下金蛋的鹅。另一方面—— 而且没有其他可能——他的总体宣言体现了他对加强自由贸易经济关系的渴望。

 

奥巴马证实了这一点,他除了参加亚太经合组织的会议外,还介入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和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之间,重新向他们确保未来联盟的稳固性,即使是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他还向所有人保证道,我们不应期望美国政策会发生重大改变,即使特朗普修改了某些决定性的协议。

 

因此,在幕后的恐惧和表面的美好愿望之间,在利马的各国领导人们也开始思考有关最终孤立主义运动的解决方法,峰会后的第二天,特朗普证实了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这是奥巴马为控制中国的经济扩张推进的协议),支持和个别国家确立协议(特朗普认为它们更有效)。解决方案向着缺少美国的TTP的方向进行,并以中国和俄罗斯为代表的国家更多的参与其中。同样因为,不可避免地,如果美国决定撤回,中国迫不及待地准备填补其空白。

 

总之,这一转折面临着划时代重要意义的风险,我们可能甚至还未完全评估欧洲的反美舆论,由于种种原因, 不顾一切地反对美国:从转向普京和支持以色列,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之间的立场,到对中国的商业遏制。但是,让我们回忆起,自二战的诺曼底登陆以来,我们已经理所当然地默认美国保护了全球的自由和其带来的幸福,好比美国孩子在一些冲突中的死亡是生活中的常事——在“谁会在乎”和“他们自作自受”之间—— 而例如,意大利孩子的死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该为了保卫同等的自由原则发生。

 

因此,个人而言,我一直对典型的意大利人在懦弱和自私之间的态度感到羞愧,这使我们与我们的诗人、圣徒和航海家之间有着不同的名声。我们为何如此分析?因为,这好比在一套人们都好诉讼的复合型公寓,至今我们还一直享受着把肮脏的手神向美国来委托任务。如果我们现在真的必须战斗,又将会怎样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