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为什么我不喜欢英国人

为什么我不喜欢英国人

我不喜欢英国人,尽管我曾住在伦敦,并且我的两个孩子Paolo和Elena也出生在那里。

意大利对英国人的崇拜要追溯到18世纪,那时,贵族和他们的孩子们与他们的家庭教师一起去意大利“大旅行”,他们来到古典的罗马和迷人的威尼斯(当时,那里相当于欧洲的曼谷,有着自由的性产业和大批妓女以及传说中的名妓)。我们的同胞目睹这些“贵族们”骑在马背上或坐在马车里经由佛罗伦萨去往罗马,他们就认为所有的英国人都是贵族(直到现在他们仍潜意识这么认为,尽管可能受过量饮酒的影响)。他们留下的仅有痕迹是暂时的,这源于他们并不高尚的行为表现,海军上将把船只停靠在意大利,边和情人卿卿我我边利用波旁家族的好客性,从纳尔逊的水手和那不勒斯人之间的暴力争端,到跟随加里波第千人远征的英国军团志愿者的流氓分支:和英雄共同到达那不勒斯后,他们就像往常那样喝酒庆祝他们的成功,在许多小酒馆里摔砸桌、椅和各种东西,直到那不勒斯的旅馆老板只能把他们拒之门外并抗议加里波第的命令。

甚至在1970年—2000年期间,足球流氓在欧洲胡作非为的糟糕时期——1985年在布鲁塞尔的尤文图斯和利物浦的决赛期间,以39人的死亡而告终——也未对我们外省的亲英派造成严重的伤害,甚至造成现在还有很多人说着:“我爱英国人,我爱英国。”

让我们再想想过去几代人对英国的迷恋,他们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强大胜利者,英勇的解放者,在此之前他们是伦敦广播电台的神话通信媒介和降落在敌后的伞兵以及与我们并肩作战的游击队员。

之后,60年代出现了披头士和摇摆伦敦等等,那些拥护君主制小人物们的意大利人盗用了女王和皇室。那些年的事实自然而然地使我们偏爱英国,将其作为梦想中的欧洲国家。法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更别说用纳粹主义摧毁了欧洲的德国,或法西斯统治下的西班牙。在80年代和90年代,因为我们的时装和足球、美食和设计、良好的品位、艺术美和自然景观而赞美意大利的正是英国人。亲英派意大利人使用教会的鞋子、夸张的粗花呢西服和军服领带殉道;英国人追求阿玛尼、华伦天奴、克莱利亚尼、范思哲和菲拉加慕。甚至连与激进派来往的时髦人物和极左派都对撒切尔革命视而不见,撒切尔革命摧毁了采矿机,由于失业迫使整个社会阶层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还压缩工会、并加剧了伦敦的雅皮士和北部未解决的社会问题之间的分歧。

许多意大利人在三天的旅行后,自信他们了解伦敦和英国(它们是两个非常不同的概念,好比纽约和美国);他们准备用一句不可动摇的话“在家里更糟”来悄悄带过消极的方面,即便这句话完全不是出自本意。意大利人有权欣赏英国皇家卫队的换岗仪式,大本钟和所有这一切。而我们可以在时刻准备报道任何白金汉宫八卦趣闻的意大利媒体中加入亲英派潮流。其余的可以等待,特别是现在,伦敦充满了年轻的意大利服务员。

将最受人尊敬的人群(英国人)和最会自我批评的人群(意大利人)相比,并不具可比性。举个例子:一个居住在伦敦的意大利人听到他的好友和同胞游客说:“你住在伦敦真是太幸运了。”另一方面,一个西班牙人喘着气说:“你怎么能住在一个天气如此恶劣而食物更加糟糕的国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