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给游客们的预警:边境税正计划出台

给游客们的预警:边境税正计划出台

在期待唐纳德(Donald)的“D”时代即将正式启动时,另一些“D们”在美国第45任总统背后险恶地活跃着。比如“失稳(destabilization)的D”。特朗普已表明了令人不愉快的结果(墨西哥作为他的首名受害者),他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Democles,另一个D,悬顶之剑)悬在这世上,如“灾难(disaster)D”般的情景突然出现在噩梦和尝试预言未来之间。不必等待很长时间,我们就能明白特朗普总统是否下定决心要修建墨西哥长城。与此同时,共和党议员已为引入财政措施而采取行动,一经白宫的新主人采纳和批准,就将建起可能会对以出口为中心的经济模型产生划时代影响的关税壁垒,它将从中国和大部分亚洲国家开始,其次是欧洲。

他们已将其称为“边境税”,其发起人更乐意称之为“边境调节税”,试图以“调节”将其伪装成某种美国的增值税。美国财政体系不考虑增值税,尤其是在当前的欧洲形势下,这也是造成贸易逆差的重要因素之一。在意大利,增值税适用于进口商品,而出口商品则免征增值税。“边境税”可能会有类似效果,但需通过企业所得税征收。事实上,如果沃尔玛以100美元出售从中国以80美元进口的商品,它将为20美元的差价交税。而在“边境调节税”的情况下,沃尔玛可能要就整整100美元交税。总之:进口商将受到严惩,而出口商将得到奖励,这是个单向的边境税。甚至对中国和那些依赖出口美国的亚洲国家,如韩国、日本、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和越南,也都将受到不小影响。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将受到较小影响。天佑墨西哥。高贸易顺差的欧洲国家,如德国、瑞士和荷兰也将被锁定为目标。对其他欧盟国家的影响可能没那么糟,因为德国将被迫制定刺激支出的措施。如果意大利可依据贸易逆差系统运作,就可能得益于美国对进口商品不在原产地征税的政策。但也可能会进一步走向贫困。

很明显,由于进口的通货膨胀,我们正冒着压缩消费的风险实施边境税。该税收也将打击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成员国的生产,包括迁移到墨西哥和加拿大的日本汽车生产。百万富翁精英们会首先感到冲击,他们将拼死扭转这一局势。但不可避免会对将特朗普视为救世主的蓝领工人们产生负面影响。

特朗普仍倾向于针对中国的特别税收壁垒和/或颁布内部财政规定来惩罚在海外非定域发展的公司,避免对依靠出口建立小康的亚洲国家造成灾难性影响。边境税将释放报复行为,而且一定会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审查下告终,因为它的支持者认为,正如增值税一样,边境税并未违反规则,它并不歧视国家或工人。如有必要,为了达到目的,特朗普不会在离开世界贸易组织时眨一下眼睛。

最后的情况可能是,由于在需求和股票市场上遭遇巨大冲击,许多拥有国际供应链的公司受到边境税的打压,国与国的税收和反税收可能会导致全球价格上涨。从边境税到全球经济衰退只是一小步,这可能也会对美国造成打击。用浅显的法律颠覆全球化的通量并不完全伴随着礼品篮的出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