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普京的复仇

普京的复仇

美国干涉俄罗斯的政务长达25年。

众所周知,美国人是天生的说书人。这些融进了他们的血液中:文学、电影和新闻。他们是绝对的主人。显然,这次没有人证明他们是错误的,而且,报纸采用了夺人眼球的标语“普京的复仇”来评价特朗普的胜利。

事实上,这是一个口号,如同汤姆·汉克斯主演的好莱坞大片的标题一样响起,包括俄罗斯人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采用的所有干扰和操纵——显然是成功的,促成了他们国家的“朋友”,唐纳德的当选;或者,至少与另一位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相比,他更像一位“朋友”。

人们都表示反感。只有最客观的美国报社圈将其与他们政府过去用来传播和加强前苏联以及华约国家民主的策略作了公正的比较,甚至在投资方面:数额比好莱坞的大制作更为庞大。

例如,1992年,为了支持不稳定的俄罗斯政权(及其经济),国会批准了“支持自由法案”,该法案授权为俄罗斯提供一系列援助方案,作为对其拥有自由选举议会、税法改革和多样化的非政府组织的奖励。1993年-2007年间,每位投资美国债券的人都帮助出资22亿美元,“帮助”俄罗斯,金额共计280亿美元,扶持了12个前苏联国家。1992年-1999年间,一直由于来自美国的压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向俄罗斯政府提供了50亿美元的借款,而美国纳税人又“资助”了另外的90亿美元,所有这些的总额相当于用在反恐战争中的金额,有利于“从专制转向民主,自由市场的过度和对全球化的支持。”至少20个美国政府机构参与了社会经济项目,意图使俄罗斯民主化。

应指出的是,美国对俄罗斯的援助方案——以及对前苏联和前华约国家的类似方案——构成了人类历史上对另一(大)主权国家政治侵犯的最重要和积极的非军事干预之一。毫无疑问,它们比普京最近发起的“干扰”更具侵略性。然而,他们是本着美国的基本原则精神:自由和民主(显然是他们定义的方式)完成的。美国采取了行动,认为他们将改变历史,他们将民主-资本主义的俄罗斯视作世界及其安全——以及他们国家——在冷战时期核威胁的黑暗年代后应得的礼物。

美国实现了其雄心勃勃且花费昂贵的目标了吗?

显然没有。因为这样的援助计划,即便有着最好的意图(根据西方世界可赋予它的共同愿景),仍被——特别是目标国家——认为是本质上的颠覆,而且与任一种可能的措施相违背。同时也因为自1999年以来,出现了一个绝对重要的(无论好坏)、为俄罗斯而战的人物——弗拉基米尔·普京。普京知道要在俄罗斯——和在同样的公民社会中专注于“民主”——在他几乎无限的权力下,年复一年地减少通过美国经济支持而和他对抗的一切。

在国际制裁后——一直被美国推动——针对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准战,普京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看到了向俄罗斯的历史敌人回敬一些干扰的机会,同时也因为他和特朗普的关系显然更友好。

一方面,它给了美国一个教训,准确地说,它对外国政治的“良好意图”常被视为适合最糟糕的反间谍干扰。另一方面,按照“以牙还牙”的警句,它看起来像是一种只会伤害美国其自身的复仇行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