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避免墨西哥化的一个好方法

避免墨西哥化的一个好方法

由Nicola Pozzati执笔

“墨西哥化”是来自博洛尼亚的企业家兼经济学家,傅格礼(Alberto Forchielli),所创造的新词,指的是意大利正在向由三个经济因素代表的墨西哥模式发展。首先是卓越的意大利工业,它将被武装守卫和精密的警报共同保护而被封锁。第二个经济因素由底层的非法工作形成,这将涉及滥用低薪的外国工人。第三,在另一方面,就是最令人不安和最危险的:有组织犯罪。

昨天,我们采访了这位不拘一格的企业家。他拥有非凡的履历:拥有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学硕士荣誉称号和博洛尼亚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他是曼达林基金的创始合伙人,曾任职世界银行,并担任过意大利集团型航空防卫企业Finmeccanica S.p.A的亚太区主管。此外,他还曾是意大利工业复兴公司(IRI)负责私有化的秘书长,目前他任职于中欧国际商学院(世界30强商学院之一)的企业咨询顾问委员会。

傅格礼因其在电视上直言他人所不言的“爆炸性”表现为公众所知。对政治修辞明显感到失望的傅格礼鼓励意大利年轻人移居国外,他列出了已被我们这个时代的集体想象所遗忘的过去那些伟大的意大利企业,并消除了媒体每日传播的刻板印象。 

然而,听了他的一席话,我认为真正的风险不是意大利的墨西哥化,而是我们大脑的墨西哥化。为了更好地解释我的这个看法,我列出了在读《无聊的权力》时所担心的三件事:

1. 我们对世界各地每天发生的事知之甚少;

2.我们周围充满着更雄心勃勃、更有能力且更愿意做牺牲的人;

3.我们不清楚自己本国的历史,因此,就好比一边评价着怡人的微风,一边朝悬崖走去的盲人。

我们所处困境的消极面是我们确实处于一个糟糕的境地。积极面是上面列举的观点被几个简单想法所代表的一根细细的红线连接:受益于信息的可得性,我们能更好地获取信息;是否愿意做出牺牲仅取决于我们自己,因此我们可以(也需要)将其付诸实践;任何人都可以学习我们的历史,所以,也许我们该关上电视,每天花几小时来研究我们的过去。

傅格礼警告说“别用四年的快乐换取一生的痛苦,”我们能怎么辩驳呢?原来唯一的良药就是比之前更认真地学习和工作,并且“找到模范的历史人物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想象我们理应成为塑造未来而非忍受未来的主角。

我们生活在一个激动人心的世界中,并且能够见证非凡的技术创新的诞生,这将不可避免地改变我们迄今为止所知的现实。在这点上,我们需要选择追求哪一条道路,当然不光是我们创造未来的需求,而是我们每天采取的行动。

总之,如果《无聊的权力》中有什么激励性的内容,那就是它的核心,在作者的诸多评论中,赞扬了多个方面和多个时代的人物,“尽管有一切理由说不,但他们却说了是。”他们说“是”,并牺牲自我,贡献他们的凝聚力,顺应他们的热情;履行内心深处的职责。

今天,意大利的年轻人可能不会看到我们梦想中的意大利,但我们可以为之做出自己的贡献。反过来,终有一天,那些精神支柱会给我们的后代带来希望和力量。

现在是说“是”并阻止我们的大脑变得墨西哥化的时候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