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英国脱欧公投惨败后,出口民调的胜利以及科尔宾和年轻选民的救赎

英国脱欧公投惨败后,出口民调的胜利以及科尔宾和年轻选民的救赎

大选前夜的最终预测普遍指向:“悬浮议会”,没有党派能获取议会绝对多数席位。

事实上,没有人在这次大选中获胜。特蕾莎·梅预期公投对她有利,希望获得150个席位,但保守党最终只收获了319个席位,少于2015年大选时戴维·卡梅隆获得的331个席位,离绝对多数席位还差7席。梅颜面尽失,还丧失了政治信誉。她的首相职位目前岌岌可危。临时选举是一着愚蠢的政棋(在遭到7次公开拒绝考虑之后),就像美国总统选举,聚焦基于开展“硬”脱欧谈判以发展个人诉求。

在得知她赢得Maidenhead区的消息后,梅,忠实的保守党支柱,立即宣布她无意下台并决定参加11天后和欧盟之间进行的脱欧谈判,很可能希望出其不意地攻击那些狂怒的党派领导。准备好加入梅继任风波的有,不朽的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国防部长迈克·法隆(Michael Fallon),内政部长安伯尔·鲁德(Amber Rudd)(在两轮重新计票后,在Hastings选区领先票数仅有346票),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戴维斯(David Davis),和(记住这个名字,之后还将提到)苏格兰保守党领袖罗斯·戴维森(Ruth Davidson)。梅将竭尽所能延长就任,而她的继任斗争很可能会是在没有突发政变的情况下最长的一次。在10名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代表的外部支持下,她迅速获得了艰险的多数票;在英国独立党在所有战线被瓦解、消除后,什么都没留下。她的下一步行动是在选举后觐见女王,请求女王签订一份标准协议,开始组建新的政府。

工党也许未能赢得大选,但杰里米·科尔宾取得了一个巨大的道德性胜利。在议会选举中,比2010年时的戈登·布朗或2015年时的埃德·米利班德 (Ed Miliband)赢得了更多席位;仅落后保守党2个百分点。而在4月26日,他还落后20个百分点。足以立即要求梅辞职并授权工党以包括瓦解后尚存的苏格兰民族主义者、自由民主党、4位威尔士民族主义者和绿党的唯一代表在内的“进步同盟”的少数派来联合执政。尽管新芬党抵制将多数的门槛降至322席,他们仍将缺少法定人数,这一成果似乎不太可能。科尔宾能够通过呼吁人们的日常问题来快速激励选民,人们的大量回应使工党的支持率提升超过5%,特别是那些急需票数抵制保守党的争议地区(差5席),并在易受攻击地区还击他们的对手(差32席):在全部261席中,比2015年多出31席。科尔宾的宣言感动了学生和年轻人,加上社会媒体活动比确定支持梅的主流媒体的头条更有效。同时由于他脚踏实地的号召力,在梅拒不出席的电视谈判中确认选民并获得成功,表面上是由于梅在公开演讲上的劣势。剩下的就是因为大量选民阵营摒弃了英国独立党(-11%),尤其是工党背叛者浪子回头支持英国脱欧的社会项目。

苏格兰民族党惊失21席,从56席减少到35席,(按席位多少排序)位列保守党、工党和小党派自由民主党之后。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和特蕾莎·梅犯了同样的错误,敦促进行另一次独立公投,而其早先已接受推迟2014年联合主义者胜利之后的二次公投。斯特金还改变留欧的决定,但对重蹈覆辙的担忧使保守党选择了前BBC记者罗斯·戴维森(Ruth Davidson),他在政治和个人魅力上都胜过斯特金。保守党在苏格兰的胜利(+12席)避免了梅的全盘皆输,将戴维森推向党派领导并深入首相之争。苏格兰民族党为前领导人和前苏格兰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尔蒙德(Alex Salmond)的失败付出了代价,萨尔蒙德是大输家之一,正像前自由民主党党魁及卡梅隆在任时的时任副首相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和现任财政金融部长简·埃里森(Jane Ellison)一样。

40年来,英国政界首次回到传统的两极思想,其中82%的选民支持两个阵营,即保守党和工党。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的上升意味着布莱尔主义的消亡,并恢复了左派的价值观。苏格兰分裂的威胁已被无限期召回。如果议会的情况不能很快得到解决,英国今年秋天就将重回民意调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