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英国大选:青年一代对令人堪忧的全球政治趋势的回应

英国大选:青年一代对令人堪忧的全球政治趋势的回应

特蕾莎·梅蹒跚着走向新议会,一手放在背后,倚着一根“北爱尔兰制造”的纸质手杖,这是她唯一可以手握的地方。保守党领导人和他们在政府中的同事挽着她背后的手臂,开始对其施压。这个“强大和稳定”的女人,令人作呕地、机械地重复着,被迫在电视上道歉:向她的政党、活动人士、失去议席的大臣和被逐出的候选人。她颤抖着声音承认“当然”她会反思所发生的一切。当哈代脱口而出:“你又让我卷入了一团乱麻之中”时,劳莱的身影浮现脑海。在又一次逼迫下,梅确认了上任内阁的五位关键大臣的名单,从约翰逊到哈蒙德,在3月财政措施冲突后,她在整个选举活动中将他们关在伦敦塔内。就这样,步履瞒珊的特蕾莎留在唐宁街10号。尽管整个选举失败都是她的错,她却丝毫未想过辞职。这一刻,保守党还没未准备其他的出路,而直到下一个阶段前,梅前行的脚步都将颤颤巍巍、绵软无力。符合条件的候选人的安排包括常见的猜测,以约翰逊为中心。约翰逊和其他人并不急于离开,或是降职。继任进程预计至少有三个月的内部选举竞争。我们将会看到谁先胜出和什么时候胜出:当首相代表又犯了一次错误或离职。或是如果反堕胎、反同性恋、全球变暖怀疑论者在外部支持上意见不一致时,政府出现了危机。随着时间的推移,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资源显示出失败的可能,尤其是北爱尔兰的和平进程。目前为止,伦敦政府持中立态度,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协议可能危及一切。目前,在梅的拖累下,进展继续,7月18日或任何时候,直至与欧盟进行第一次脱欧会议。在梅惊人失利团队的坚持下,脱欧变得不完全强硬。保守党的愤怒是全城的愤怒,也是整个经济世界的愤怒。国家需要一切,而不是不确定。梅在金融界和工业界没有什么朋友,现在,她却有了许多敌人,指责她没有预料到选举的结果。如果明天有新的“脱欧”公投,留欧派将会获胜。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英国人(除了核心反欧人士)觉得被不确定性所压制,他们也愈加相信脱欧是放黑枪。但这也将是年轻人投票改变结果的雪崩,推动杰里米·科尔宾的强势复出。

梅获得了42.4%的投票(+5.5%),相当于1979年玛格丽特·撒切尔大选以来保守党获得的最高支持票数。而这还不够绝对多数议席,预计工党票数将上浮9.5%至40%。18-25岁的年轻人贡献了其中的9.5%,该年龄段的选民曾在2015年放弃选举权,这次他们决定行前往投票站参与投票。这不仅是青年一代对“背叛”欧洲的父辈的回应,也是对令人堪忧的全球政治趋势的回应:特蕾莎·梅和特朗普携手并进。更重要的是,年轻人被杰里米·科尔宾所吸引,他鼓励他们参与投票。许多人宣称这是学生而非其他人造成的结果,强调了工党旁观者的桑德斯效应。他们没赶上胜利,但他们变成了斗士,这将强化他们在下一次选举机会中的积极性,以便他们的选票权重作数。科尔宾获得了他们的支持,因为他能够鼓励他们实现梦想和希望,好像只有年轻人知道该怎么做。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