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危机关头,意大利人会说“形势无望但并不严峻”

危机关头,意大利人会说“形势无望但并不严峻”

毫无疑问,日本的个人和组织之间就像欧洲人和美国人之间那样存在差异。但比起任何其他国家,可能除了韩国外,日本组织(公司、学校或烹饪会所)的存在主要是为了存续。只要保持存续,日本人就非常能无视威胁的存在。我们可以通过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方式考虑这一点。危机时,德国人会说:“形势严峻但并非毫无希望。”意大利人会说:“形势无望但并不严峻。”

好吧,这是个烂笑话。但在日本经济危机时,随着泡沫的破灭,我们看到了很多我们称之为僵尸公司的日本公司。它们已经名存实亡,却并不自知。即使公司债台高筑,他们的员工仍继续工作,继续领薪水。每个人表现得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直到公司大门确实被关闭并贴上封条为止。或者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举例。二战在中途岛战役后就结束了。山本是知道的。东条英机是知道的。天皇也知道。但他们又继续战斗了4年多,就好像中途岛之战没有发生过一样,直到他们完全无法否认它的存在为止。这对日本人来说也并不疯狂。对他们而言,耻辱的本质是还未证明他们已和完整的、痛苦的结局抗争时,就去谈判某些妥协的和平。实际上,他们必须先坦白实情才能合理化他们自己的和解,尽管理智上他们知道这场战争在4年前已经结束。

 

文章原题为:危机关头,德国人会说:“形势严峻但并非毫无希望。”意大利人会说:“形势无望但并不严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