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波动的人民币是否对中国有利?

波动的人民币是否对中国有利?

由Miriam L. Campanella执笔。

五月,中国当局披露,为了给予“当局更多的控制和限制市场定价的影响力”,他们将把新的“逆周期因子”引入人民币每日定价。换言之,为平衡美元兑一篮子货币而于2016年1月推出的每日美元兑人民币定价机制,将包括一个尚未公开细节的修正,以避免市场不合理的预期,从而导致“羊群效应”和人民币超买风险。 

到目前为止,“逆周期因子”已帮助避开人民币的下行压力,使人民币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保持在1美元兑6.9元人民币的区间里窄幅波动。 

中国人民银行的行动包括对资本外流的更严格检查和对汇率的额外措施,它们与中国进行不公平博弈的新证据相呼应,推动一些批评人士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人民币从特别提款权中剔除。 

然而,他们对人民币汇率的警戒有些夸张。毕竟,一些媒体所谓的X因素,并未降低中国货币的水平。人民币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升值,兑美元涨幅约3.3%,兑美元汇率上涨5.7%,对欧元汇率上涨1%。人民币的强势升值使中国对美国和欧盟这两大市场的出口放缓,对美国的出口率从6月的近20%同比减少了8.7个百分点。而对欧盟的出口率较前几月的15.2%同比降至10.1%。 

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可能改变今夏的主要结果。人民币流入某种双向波动似乎是推动人民币汇率灵活性大幅上升的前兆。

汇率制度和“逆周期因子”的改善几乎和美元走弱同步发生,这促使人民币兑美元上升至9个月以来的高位。目前,由于美元贬值,美元指数及其价值和六个发达国家的一篮子货币,在近一年的低点浮动。

若美元对所有货币的缓慢下滑加速,甚至崩溃,人民币在亚洲和其他各地应扮演什么角色? 

在美元贬值的过程中,法国Natixis银行的Patrick Artus发现,主要是结构性因素在发挥作用:美国持续的外部赤字,是美元汇率的中期决定因素,还有特朗普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尤其是税收改革。基于这些考量,联邦储备可能会被诱使削弱其备受期待的限制性货币政策的效力。这些情况可能会及时推动市场扭转美元走势。 

尽管美元疲软,但这并非人民币坚挺的主要因素。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为6.9%,以及贸易和投资的货币利用率的扩大,很好地证明了这点。即使尚未明确人民币是否为亚洲的锚货币,它在定价和区域内贸易以及投资的定价上也是一条上升的轨迹。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在2013 - 2016年这三年的数据,人民币份额增加一倍,至4%,超过墨西哥比索,成为世界第八交易活跃货币和最活跃的的交易新兴市场货币。国际清算银行(BIS)发现,“人民币份额的增加主要是由于美元交易的增加所致。2016年4月,人民币中高达95%的兑换交易量为兑换美元”。【1】

人民币货币和金融预测的一个相关因素是“一带一路的倡议”(BRI),涉及63个国家和多方面战略,预计将促进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间的贸易、资本和服务。一系列经济交易将对人民币造成越来越大的影响,以及其价值和稳定性对其他合作伙伴货币意识的潜在影响。因此,人民币的稳定性,或更明确地说,其价值不会降低,将会对投资者持有其他亚洲货币的信心产生积极的反响。

人民币升值的另一个因素是其对亚洲合作伙伴货币的波动。由于央行需要平息汇率波动,所以它们应持有人民币而不是欧元和美元,从而减少相关储备的规模并扩大人民币的份额。 

在这点上,主要结果可来自亚洲,它超越了区域货币关系。亚洲地区占全球央行储备的一半以上,仅中国就持有全球储备的30%,台湾、韩国、印度、香港、新加坡和泰国所持有的储备都位居前15位。如果新兴央行开始将欧元和美元的外汇储备重新分配到人民币计价资产中,这些发展可能会转变,按照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罗宾•温克勒(Robin Winkler)所说:“该地区是预测储备趋势如何演变的最大摇摆因素。”(德意志银行,2015年)。

总之,中国人民币将在今年或接下来的十年成为亚洲的参考货币。与此同时,人民币的较高波动性迟早会触发中国贸易伙伴的外汇储备重组,尤其是在亚洲。作为特别提款权货币的人民币将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容易,不反对用人民币计价新兴银行预防储备的增加份额。 

既然如此,为何仍要延缓人民币自由浮动的脚步?

【1】www.bis.org/publ/rpfx16fx.pdf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