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马云的骄傲与耻辱

马云的骄傲与耻辱

马云成为财新网批评的对象。阿里巴巴与雅虎和软银的争端也许比其创始人兼总裁马云牵涉的法律问题更加危险。马云的行为超越了法律的界限,辱没了道德操守的圣洁,违背了对合伙人和股东的忠诚义务。

北京的机关报《中国日报》已经大篇幅报道了马云转移支付宝股权事件,可见其波及面之广。与此同时,其他的权威报刊,包括《南方早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也非常重视这件事。据透露,马云将致力于为阿里巴巴及众多其他相关方提供金融服务的全资子公司支付宝的所有权转让给一家由CEO马云控股的新公司。阿里巴巴对处理在线支付相关技术拥有所有权。交易的价格、相关方及其隐蔽性让人难以想象他的动机仅是为了遵守中国中央禁止外国公司持有在线支付公司的规定。

支付宝以极低的折扣价出让,这显然是阿里巴巴CEO马云为自己控股的公司谋求的福利。交易分别发生在2009年和2010年,但直到2011年5月才公开披露。马云宣称,股权转让事宜在2010年阿里巴巴的股东会议上公开讨论过,当时公司的海外合伙人代表出席了会议。那么,具体是哪次会议?与会者都有谁?有关交易的数据和通过的方式?股权转让的起始日期和结束日期?知会了那些机关?支付方式怎样?关于未来成本,阿里巴巴的权利和保护、分享技术及其他商业事宜是否包含在交易中?对于这一系列细节问题,都无法从马云回应中找到答案。

财新网提出的疑问远远超出法律谴责。马云怎么可能在不经过全面审查和股东批准,未向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和香港交易所详细报备的情况下,策划这么大宗的交易呢?这次发生在2009-2010年的大规模金融操纵行为却在2011年才被广泛披露、突然曝光,对于中国的财务报告可靠性具有怎样的宏观意义呢?如果不是机缘巧合,阿里巴巴的大股东雅虎和软银可能至今还被蒙在鼓里。他们近期才了解到交易的细节。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着实令人震惊。阿里巴巴于2007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共募资17亿港元,仅次于2004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谷歌公司。世界金融界再次提及中国的披露和审计操作问题。与雅虎和软银的谈判还在进行中。最终的结果可能牵扯法律诉讼以及包括清算成本在内的资金赔偿。

财新网强调的观点是违反契约义务与道德操守,财务数据披露规则的行为远远超出争端本身。没有国家希望被认定为是这种金融投资行为的温床,能够容忍如此厚颜无耻的违反法律和国家认可的商业操守。中国政府需要重塑在线支付业务、处理在线支付业务的公司及其所有权相关的法律法规。(为纳入更多细则,新法律推迟发布。)透明度和财政规则是中国正在建设的国家和社会的基石。尊重规则并非取得成功的障碍,而是成功实现最佳结果的快车道。

财新网主编胡舒立明确讲道:“契约需要可信性和完整性。违反契约导致失衡、削弱企业。所以,马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多年苦心经营建立起来的商誉被一招污损,阿里巴巴长期增长的前景不容乐观。”她补充道,“更重要的是,未得到股东批准的资产转移在中国商界形成了消极的溢出效应。违背契约将失信于人,继而提升交易成本。”

这一事件既具有经济性也具有社会性。社会应该加强对现代化的关注度,追求真正的英才制度和最高的职业标准。真正的、可持续的成功通过竞争和自由市场实现,而非暗箱操作和任用亲信,更不要说身为阿里巴巴CEO的马云进行的有失水准、自私自利的交易行为。

财新网的经验已经成为新闻业先见与远见的典范。坚持以可信度为核心目标,财新网呈现给读者的报道均来自于借鉴与汲取,而非其他人胡乱编造、篡改的内容,具有独立性与权威性。经过恰当的调查和分析,以马云事件为例,其他媒体也将紧密追踪,使重要新闻受到应有的关注。这有助于持续施加压力,直至事件原委和盘托出,而不仅仅是放一阵臭气熏天的烟雾,却对事件的过程和相关责任人不加澄清和确认。 



推荐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