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IMF:二元和谐之绝唱----- 由罗马诺・普罗迪,CEIBS中联教席教授执笔

IMF:二元和谐之绝唱----- 由罗马诺・普罗迪,CEIBS中联教席教授执笔

50多年来,美国和欧洲分管维持、促进世界金融稳定和发展的两大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其成立初衷是致力于监管国际货币体系,为陷入困境的国家雪中送炭。历来,欧洲(尤指法国)掌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而美国统领世界银行。鉴于美国和欧洲——时有日本的积极参与——60多年来一直引导着世界经济的走向,双方的权力分享理所当然。

然而,近几十年间,世界资源的发展和资产托管历经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天,美国和欧洲共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GDP)的近45%,而其未来前景可谓光辉灿烂。显然,这两大机构的领导权需要当前经济领域的主要推动力量担当,协力服务于金融合作,改进自助能力。

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从IMF辞职当天,美国和欧洲联合举荐现任法国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娜·拉嘉德(Christine Lagarde)为IMF新任总裁候选人。她是一名强有力的竞争者,经验丰富且具有卓越的斡旋能力。在大西洋两岸的鼎力支持下,拉嘉德女士代表由欧洲人继任IMF宝座的最佳机遇,同时挫败非传统候选人的积极竞争。美国政府毫无拖延地批准了拉嘉德女士的候选资格。这将为美国人就任下一届世界银行总裁铺平道路,得以继续传统领导模式。随着国际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的国家快速涌现,世界经济权力日益扩散,美国与欧洲迅速达成一致,占据了先机。

旋即,在正式引入其他候选人之前,拉加德女士便启动拉票之旅以获得最广泛的支持。然而,这次“全球选举运动”的目标并没有实现。拉嘉德女士无疑是IMF宝座的热门候选人,但是中国、印度、巴西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希望向世界发出更大的声音,宣称全球形势已经在诸多方面发生巨变。

然而,新兴国家没能发出一致的声音,支持一个合适的候选人,所以其他名字浮出水面,最具代表性的是现任墨西哥银行行长奥古斯汀·卡斯滕斯(Augustin Carstens)和现任以色列银行行长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尽管联合支持的热情仍不够高涨。


        两位领导人均具有出类拔萃的资历。卡斯滕斯在一个充满严重挑战、冲突和诸多不确定性因素的国家彰显了出众的统帅能力。费希尔于1994年-2001年担任IMF副总裁,并担任麻省理工经济学院院长。他已经在该校任职20多年,是一位广受敬仰的教授。但是,他已经退出参选,名义上称已经65岁了,需要从所有187个IMF成员国寻求特许,他感觉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IMF急需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时,这是非常不合时宜的。另一个忧虑是,费希尔的名字与美国紧密相连,认命他为IMF总裁的话可能会影响美国人担任下一届世界银行总裁的竞选,因为任何一个国家掌控两个机构都将遭到成员国的反对。

因此,法国财长拉嘉德和墨西哥央行行长卡斯滕斯二人最终形成“单挑”局面。克里斯蒂娜·拉嘉德正在因过去法国内政的非透明管理接受调查,奥古斯汀·卡斯滕斯,尽管能力超群,却缺乏国际支持,包括巴西及拉丁美洲的其他成员国。新兴国家的经济重要性日益突显,他们表达观点的热情越来越高涨;虽然这种变革进程势不可挡,但目前尚缺乏统一的声音。因此,虽然欧洲候选人远不是被所有人青睐,其他人也缺乏争取多数支持的能力。如果拉嘉德女士的往昔丑闻被认定无碍,她就可能问鼎宝座。她将从美国和欧洲的深谋远虑中获益,维持美国和欧洲分享权力的熟练模式。她将确保世界银行成员的投票——基于分配代表权——保留在西方人手中。

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将产生不可避免的后果——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世界传统势力合伙担任世界最顶尖的金融机构的领袖。那时,下一轮选举正当时,八国集团的经济比重将占世界国民生产总值不到4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宝座将进入崭新的时代——不同的规则、不同的历史团队联盟、重新分配的金融责任和投票权。因此,远在下届选举之前,全新的候选人提名流程可能已经形成。

为迫近的变革未雨绸缪将是明智的。处理欧元区层出不穷的问题,解决日趋脆弱但仍发挥巨大作用的美元矛盾显然是最重要的任务。奥巴马总统或现任欧盟领袖均未对新秩序做好准备。他们仅是推荐了自己满意的候选人。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