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第一次全球化时代已经结束了吗?傅科摆再次摆动

第一次全球化时代已经结束了吗?傅科摆再次摆动

    由Valentino Blasone执笔

   几个月来,全球制造业发生了一些新情况。看起来,似乎一些毫无关联的事件阻碍了势不可挡的全球化洪流。纵观全球,对于深度衰退的恐惧和一些欧洲国家的国债危机吸引了分析师和公众舆论的眼球,鲜有人注意到,正在酝酿中的结构性转变。几十年来,全球化仅仅朝着一个方向发展:一些低成本远东国家的直接投资,大部分集中在中国;在这些地区生产,然后将其产品出口到发达国家市场。但现在,终端需求市场和制造力分配发生了新的演变。这两项因素却为全球化指明不同的方向,因此开启新机遇、新局面,以及不可预知的潜在风险。

    新方向包括:最终市场疲弱的需求;产成品存货成本日趋上涨,从而增加了产品过时的风险;远东和中国无法解决的产品质量问题;低成本国家不断上涨的生产成本;一般顾客避免选择在未能足够关注工人工作条件和环保的国家(如中国)大规模生产的产品——所有这些因素成为绊脚石;形成一堵“墙”阻碍着进口商品和本土新机遇。

    欧洲和北美等成熟市场已经洞察到新局势。我们不应将其冠以相同历史的新篇章,而是一本需要继续撰写的新书。换言之:制造力洪流重新回到终端市场,通过大量削减存货,缩短供应链,使流程更高效。这将削减生产总成本,从而缩小低成本国家进口商品的缺口。相似地,训练有素的人力资源和欧美产品的高质量,将支持生产能力从低成本国家回归工业或国家。

    在这片充满机遇的领域,政府的工业政策关系重大。当欧洲政治焦点仍放在如何解决债务危机(实在是缺乏深谋远虑啊!),大西洋的另一端,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正在采取各种激励政策(即新员工的财政激励),以吸引工业投资。通过这种方式,他们能够削减失业,增加GDP和个人收入水平,工业网络的复苏,对于经济的影响将是绝对有意的。

    最终需求提出了新的要求,新的订单(所谓“新”,因为它不仅是以前生产体系的复苏,更是提供如何发挥作用的妙方,即管理订单的新方式)。最终需求的新要求和新订单之间的联系可能成为全球化的新房现。傅科摆不仅将回归到起点,还将描绘新的图景:毗邻终端市场;灵活;根据最终需求迅速调整订单;以具有竞争力的成本完成这一切。这是一个新的竞争游戏。谁能迅速采用这一终端市场的新消息将获得熊彼特经济优势。这场竞赛已经开始,竞争者还抱过在尝试阶段实现良好的管理技能和财务实力的低成本国家。他们将一些工业资产从原产国前往那些紧靠最终市场国家,继续在市场上竞争,扩张地盘。但这个新游戏中,欧洲似乎缺席并感到吃惊,关注如何用竹篮清除流入房间的债务雨水,而没有果断地建造新的强有力的经济增长屋顶保护未来“衰退暴雨”。

    历史进程,如同河流,会改变方向。安全航行需要凯恩斯的“动物精神”禀性——政府和个人都应该充满智慧、深谋远虑。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