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金砖国家不知雅典在哪儿

金砖国家不知雅典在哪儿

由Romeo Orlandi 执笔

对于地处北下加州边陲的洛斯卡沃斯(Los Cabos),希腊无论从哪个意义上讲都是一个遥远的国度。选举结果并不是欧洲需要担忧的首要问题。萦绕在包括欧盟委员会主席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JoséManuel Barroso)和欧盟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Herman Van Rompuy)在内的19位全世界最大经济体首脑的问题是是否欧元还有未来,而不是希腊的最终选择。

这两位不隶属任何国度的领导人肩负着保安全、促增长的重任。本着明确的目标和初衷,二十国峰会隆重召开。欧债危机仍是主导议题,其他大多数问题似乎已经解决;货币战渐趋缓和,包括人民币在内。人民币曾因人为低估而饱受诟病,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人民币币值已经接近真实价值。中国商业机器已经大幅削减产量,只有美国竞选活动还热烈讨论着中国出口的威胁。甚至大多数非欧洲经济体已经开始不同程度地复苏,欧洲大陆仍陷于停滞囹圄,虚弱无力。

事实上,G20的目标是孤立欧洲。如果G8峰会曾骄傲地支持傲慢的假设“西方和其他”,那么现在的格言似乎变成“欧元和其他”。标签没有修改,危机只限于欧洲而不是全球,尽管全世界都受到了影响。“发展中”国家地位稳固,他们以及美国呼吁布鲁塞尔和法兰克福采取果断措施重启经济,削减国债。他们要求采取实现这些目标的行动,欧洲的固执地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与G8相比,其他11个国家已经取得了惊人的进步。过去十年,这些国家的GDP增速是G8国家的四倍,迫使人们重新思考传统权力均势,G20的诞生并不是最鲜明的例证。现在的发达国家呼吁欧洲效仿之,恢复稳定和增长。即使怀揣着不同的理想,他们希望欧洲发挥产业政治的威力,激发经济活力,推进相似的改革。更重要的是,他们要求看到实实在在的成果,而不是毫无建树的峰会。很多出席洛斯卡沃斯峰会的领导人认为国家领导力是职责而不是特权。他们不理解,也一定不会赞同,静态的犹豫不决。对他们来讲,成员国之间的平衡,相互否决和地方利益都是陌生的概念。

他们的要求并非无私;一个陷于停滞的欧洲将无力消化出口产品,动摇他们的金融根基,使消费能力下降,散播不确定因素。昨天是希腊,今天是西班牙,明天会是意大利吗?欧洲没有实施自救以实现复苏;国债本身没有问题,问题是失败的监管。以金砖国家为首的全球新势力呼吁着新的体系和治理。首当其冲的就是改革仍沿袭着过时的权利和法律构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兴的经济强国要求更好地反映其规模的机构。他们正准备进入全球政府的核心圈,不会满足于象征性权利和希腊选择的不确定结果。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