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下调利率也许不是刺激经济的最佳方式

下调利率也许不是刺激经济的最佳方式

由Michele Geraci 执笔

经济界普遍认为,当经济放缓时,刺激经济增长的途径之一就是下调利率。这一方法通常是奏效的,但也有例外。中国便是例外中的例外。换言之,下调利率并不是刺激经济的最佳选择,甚至会对众所周知的消费主导的经济结构调整产生适得其反的作用。为什么?原因在于:下调利率将导致资本错置;实际上,这等于鼓励私人储蓄。这两点都不利于经济的持续发展。

传统理论认为,随着利率下调,资金成本降低,进而鼓励公司(及政府)投资。活跃的投资有助于刺激经济活动。短期来讲,这种理论是相对合理的;也就是说,一年内,1美元额外投资将增加1美元的经济产出。但若要使经济持续增长,原始投资就需要在后续年度产生回报。优秀的投资项目确实可以持续地创造未来回报;但不好的投资项目无法产生回报,因此为了维持后续年度的经济产出,需要投资持续增长。举例说明:如果我们投资100美元建造1公里高速路,GDP增加了大约100美元。如果高速路闲置,没有车辆驶过,这条新高速路对该地区的发展毫无贡献,这个项目就没有产生回报。次年,如果需要实现10%的GDP增长,我们需要在修建1.1公里高速路,因此,我们需要再投资110美元。这显然是一个恶性循环。人们称之为“泡沫”。

中国经济学家非常了解我的观点。甚至西方经济学家,尤其是美国、希腊、西班牙和爱尔兰等更是对此概念了如指掌:在一个低利率的环境,能够以较低的成本从银行或金融机构借贷资金,公司和政府就倾向于借贷更多的资金,但没有关注这些投资的实际预期回报。为什么?因为,所谓的“最低预期率”或投资必要回报率低于高利率时期。如果项目不能创造高回报,也没有关系,因为明年可以通过更低的利率获得资金,募得110美元扩建高速路就更加容易。皆大欢喜:公司经理人能够拓展业务活动;银行出借更多的资金,获得更高的利润(银行的贷款利率通常比存款利率高— 差价—贷款量比绝对利率水平对银行影响更大);地方政府官员能够促进“发展”。没有人真正关心本应该关心的长期投资收益;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他们早已经另谋高就了。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的历史告诉我们,这样的事屡见不鲜。银行家从不相信他们的运气。不幸的是,我们知道游戏的结果。这就是资本错位的影响(资本配置还会产生其他影响,但就目前来讲,这已经足够了)

现在,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利率的变化对个人存款率的影响。经济理论和常识提示我们,当某些项目的回报率提高,如果风险指数不变,这个项目将吸引更多投资。项目投资可以采取权益或债务的形式;将资金存储在银行账户上的个人基本上等于对银行进行了投资:他们把钱借给了银行。通常的情况是,银行需要支付的利率越高,人们越愿意把钱借给银行。因此,在正常的情况下,低利率将使储蓄率降低,相反,高利率将使拉高储蓄率。因此,人们可以选择储蓄或消费,低利率鼓励消费,高利率鼓励储蓄。众所周知,GDP的一个因素就是个人消费,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低利率促进消费,促进经济增长。

在中国,情况正好相反,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发布一份深度报告:中国人就像一个“目标储蓄者”,也就是说,他们想象着自己在退休时需要的一笔钱,然后选择将这笔钱存起来,这样才能实现“退休”目标。因为这个目标是固定的,公式便反了过来,当利率高企时,需要存得钱比利率低时要少。因此,个人存款率随着利率下调而降低,随着利率上调而升高。

总而言之,高利率有助于更加合理地分配资产、鼓励回报可观的投资,甚至刺激消费和促进经济的再平衡。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