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奇思妙想的专利化

奇思妙想的专利化

由Paul Peters 执笔

与画家或诗人类似,数学家也创造图形。如果说这些图形更加经久不衰,那是因为它们闪耀着思想的光辉。”——数学家G.H.哈迪

如果工业革命永无尽头,怎么办?如果达芬奇不仅是创作天才,还拜了大批因拜占庭王朝覆灭而涌入的希腊学者为师,会怎么样?如果未来只是相互交织的系统性结构在现实与潜力的驱动下的逐步演变呢?如果这意味着不远的将来可以可靠地预测,我们正生活在见证缩小思想与现实差距的途径和方式诞生的时代?

历经数千年的发展,从第一块转头到象形文字的重复利用,再到简化写作,到水轮和透镜、装配线、机械臂和通用计算器,我们即将进入通过一系列机器再生产一切的变革阶段,如CD播放器再生产所有风格的音乐,LCD显示屏播放从图画到电影的所有内容,打印机能够再生产历史上所有语言的图书。“打印”概念蕴藏着制造流程的巨大潜力。从理论上,打印机的概念本身就极为有趣——我们能够使用打印机打印出各类书面形式呈现的人类思想。类似地,一台任何制造商出产的毫微电路打印机能够从任何移动电话公司“吐出”设计方案。与电脑软件的运行方式类似或使得古腾堡打印流程灵活多变的移动方式,一台打印机将有助于实现最大的交互性,与此同时,竞争加剧将确保零件的商品化。

如今,我们通过工具制造工具,一些甚至实现了自我复制。未来20年,一些技术领域将提升“信息科学”的水平。在这一阶段,技术应用和技术手段将达到“通用”转台,最终的结果将取决于确定“通用”工具用法的某种软件或某套指导方案,如点亮屏幕上各种颜色的一系列像素使文本出现在特定位置。目前确定的领域是生物科技、纳米技术、机器人技术、信息和通讯技术与认知科学。不仅这些不同的领域通过信息和技术反馈机制经历加速度演进,而且通过高度交互实现相互滋养,进一步加速了发展进程。人工智能是生物-信息-认知的结合体,如果我们将其与可编程的物质整合,就能融入纳米-机器人技术。

这是引入关于“新奇密度”——技术奇异性等耐人寻味的理念的成熟阶段。如果我们考虑自有文字可考历史以来思想的逐步转播和发展,我们正在接近告诉结合并再结合思想的时段,它们的应用将没有确定形式,而是以不断更新的状态存在。其中典型的例证就是个性化,服装可以量身定制,根据个人条件和习惯进行诊疗,或将耳麦刻入或嵌入某人最喜欢的眼镜。这些终端产品都不自觉地与众不同。

追本溯源,科学与技术曾分属于迥然不同的学科分支,甚至从事这两个领域的人亦不同,工程师倾向于务实的、亲力亲为的人,而科学家则更加专注于创造某种工具、机器或程序。正如名词所示,工程师喜欢动手,而科学家喜欢动脑。不同的工具,不同的结果。偶尔,这些学科相互融合,促进演变,如几何学与建筑学的结合促进了建筑和机器制造的大飞跃,数学公式不仅用于描述性框架,在很多情况下,还用于规范性框架。在信息技术领域,后者是一项编程语言,本质上,你可将化学符号视为一种编程语言或量子场论,或光学或热力学,或机械学,或音乐符号。通过一种语言的表达力,功能性语法和句法,及某类字母,你可以有所斩获。

在新奇性上,领域内和跨领域进步的组合式爆发将异常迅猛,乃至我们不能给予其有意义的度量。思想、程序、方法、项目可以从一种语言跳跃到另一种语言,但如果它们处于临界领域,便能够提供新的功能性,相反,完成不可完成的任务。例如,已经可以制造长达一米的碳纳米管,尽管微小的单个导管无法为人眼所见。当这项制造流程持续改进,达到商业化水平,将其与纺织技术结合便能够制造缆绳、电缆、胶带、纸张、混凝土砖、橡胶或沥青。很难想象,如此众多像钻石一样坚硬的材料意味着什么,一台不会损坏的洗衣机或一条牛仔裤或不会刮花的眼镜片。当然,这将意味着量产的势必损坏的商品“扔掉”文化的终结。40年代晚期出现的“计划报废”将不得不让位于其他市场力量,如时尚趋势。除稀有或不可模仿的物品以外,这对于其他形式的人工排他性将意味着什么?更重要的是,通过版权和专利的知识产权保护将意味着什么?当周期表中最宝贵的稀有化学元素的化学成员能够通过一组廉价的替代品模拟,将造成什么影响?当众多发现可将专利复制变得习以为常呢?专利中使用的语言如何能够确保独特性?即使能够保持独特性,没有专利保护的化,简单变量能够产生相同的结果吗?不同专利达到何种相似度可以取代原有专利?这样公平吗?

一些公司已经就可能发现的新的应用领域申请专利,这项专利自动解构成基本建构模块和连接点,电脑系统将开始生成基于核心专利的变量,可能出现20种、200或2,000种变量。通过这种方式,一家公司将尝试就一个潜在行业申请专利。此外,竞争使得实际发现的事物模糊不清,因此,他们能够逆向重构同类解决方案。但专利也意味着一种实力展示,一个公司可能愿意在法庭维护其专利的标志,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热切地与其他公司就专利或甚至描述产品的再利用与其他公司达成商业交易,实现业务增长。特别地,在软件行业,在法庭上维护专利根本不值当,除非你拥有一家以著名水果命名的幻想中的排他公司,威胁通过昂贵的上诉方式让所有初创公司破产,从而将其赶出你的地盘。

如果一家公司耗时数年发现一项解决方案,如医疗救治方法,从而获得专利形式的排他性,这有情可原。但是很多生物科技公司仅拥有普通疾病的基因序列或其健康形式的专利权或版权, 并随意地收取大笔许可费,以分享这些信息。绘制人们基因序列是多年来集体努力的结晶,随着知识的增加,技术随之改进,最终成为一项信息科学。DNA测序仪只是输入了基因序列信息,就可以再生产疾病或器官细胞的复制品。即使对于商业化的美国专利体系,专利是指“赋予新颖、有用和非显而易见性的程序、机器、产品或物质成分的发明人的排他权利。”也许,30年前,基因序列不是显而易见的,但在当前的技术下,它主要是创造庞大研究成果的数据库的一系列数据,试图发现因果关系的关联性。相似地,随着通用机器人技术以及纳米科学、超材料和可编程物质的进步,我们仍可以说描述性专利是不显而易见的吗?尤其是,信息技术达到发明以与专利相同的方式自动解构的阶段,新发明能够使用模拟发明行为的革命性代数获得发展。计算系统已经用于发展数学或化学公式,到2020年,自动发现引擎将无比强大,每天“吐出”潜在物质。

如果专利系统越来越不足以为继,我们还能期待什么呢?公司将对他们的研发活动保密,不与他们分享,或通过“扰频”、加密、混淆、掩盖或任何隐藏真实发明的技巧仅分享最终结果。此外,他们可以选择以商业机密的形式保护其知识产权,确保重要信息通过非竞争和非披露不为人所知,但更好的方法就是仅让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晓“秘密配方”。再者,援引上述以著名水果命名的公司,保密工作可以应用于所有公司、内部项目、发布时间表和营销活动,以及任何其他产品信息,从而能够严密控制产品系列的印象。此外,布什时代采用的一些法律以及新版权法,它可以通过将多余、无用的新闻报道处理为侵犯版权,以控制在线媒体。这已经成为标准,提供者完全意识到给予此项关注的成本,只要投诉增多便可以删除相关文章。如果这样,这种环境和公司文化将不会那么融洽,对顶尖人才构成挑战,因此,他们的研发活动将逐步下放给二流打印店,这对于生意倒不是一件坏事,考虑到自动发明时代的来临,目前的“有利开端”足以提供持续到2020年,甚至2050年的势头、驱动力和途径依赖。

即便如此,完全的前沿机密仅是商业模式的一种。合作是另一回事。现在,倘若可能将专利体系与商业机密体系混合呢?那么,未来的推断专利的描述不得不非常具体,以确保其独特性,满足专利发明和实际执行的差异大幅收窄的要求。更有效的方式是以恰当的“编程语言”描述发明实现的过程。另一方面,通过数字证书设施的信息交换确保商业机密,使得信息能够以秘密的形式分享。这些设施将避免以可读演示或暂时存储的方式确保机密性,商业合伙人能够通过使用即付费的方式使用“秘密调味汁”。再者,我们能够汲取并扩展当前的电子数据交换系统。

从拥有实际生产流程和分享最终结果,到拥有权利和分享生产流程,到拥有“秘密配方”到分享发明本身,正发生着切实的转变。倘若某个人创造通用的设计交换语言,一种能够简单地描述机器输入和输出的MIDI,但其实现方式是保密的。如果将其馈入机器到机器的数字证书设施,进而创建一个系统,使工厂能够形成一个自我装配的软件机器人运行的三维打印服务站。

专利是在完全过时的模式下处理的法律事项,所依赖的是无法满足未来需求的程序和低效、无能和过度昂贵的体系。如果专利对于自由市场至关重要,我们可以采取更好的方式,实现专利体系的自动化,提供分享临时副本的设施。由此,专利回报可以基于实际的消费,而不是认为的价值,两者存在着极大地差别。作为一个的行业的专利体系尚未自动化,但随着一系列新奇浪潮席卷法律界,这种局面将迅速结束。以编程语言来讲,法律本身似乎已经到了全面革新的成熟期。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