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中国获得优惠,但合伙人飘忽不定

中国获得优惠,但合伙人飘忽不定

经美国制裁威胁后,伊朗石油出口量从2011年每天250万桶降至目前的150万桶。这使伊朗政府处境艰难,伊朗没有大量的精炼能力,里亚尔价值以及美元收入持续下跌。去年12月,华盛顿通过一项法律向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的银行实施严格限制,除非政府将达削减伊朗石油进口量,否则禁止与美国机构进行交易,旨在切断令人恐惧的伊朗核武器项目的资金链。

10个欧洲国家(包括意大利)和日本最初取得伊朗制裁豁免权,上个月,印度、马来西亚、韩国、斯里兰卡、土耳其、南非和台湾也陆续取得豁免权。名单中包含台湾,但将中国排除在外表明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的公开敌意态度。此后不久,发生仓促和意料之中的转折,中国和新加坡被授予制裁豁免权。

今年上半年,中国从伊朗进口石油量下降成为决定性因素,对此希拉里克林顿表示赞赏,“总共20个经济体获得伊朗制裁豁免权。他们的共同行动清晰向伊朗政府表明,伊朗继续违反国际核义务将付出沉重的经济代价。”中国政府对取得的结果和间接正式制裁体系的无效表示满意-一贯的外交声明背后暗示着更加复杂的局势。

表面上,原油进口量下降使中国获得美国国务卿的豁免权,但事实上,是由于中国和伊朗关于降低伊朗原油价格的谈判。伊朗已经同意接受人民币和其他产品支付石油对价。华盛顿能够同意这样的方案,因为中国货币不容易兑换,不能用于购买危险物品。作为其第13个最大的贡献者,中亚国家21%的产品出口中国,过去5年间,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增长了3倍。

反复无常的各种立场象征着局势的复杂性。中国不希望损害与美国的关系,尽管中国希望利用伊朗局势作为获得更多优惠的筹码,但应谨慎地对待伊朗等客观上危险和可能挑起战争的国家。中国正在错综复杂的谈判桌上与各方斡旋。但明确和肯定的是,中国的目标是严格保障国家利益。目前为止,尽管大局势动荡不安,中国的这些目标已经实现。中国艰难地认识到,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出口国,应履行不能以不干涉政策推卸的繁杂国际义务。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