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中国与梵蒂冈:长达60年的任命之争

中国与梵蒂冈:长达60年的任命之争

由 Romeo Orlandi 执笔

中国辅理主教马达钦的神秘事件使中国与教廷旷日持久的紧张关系再次引发关注。在上海市中心的圣伊格纳斯天主教堂接受上海教区主教神职时,马主教在教徒的欢呼中宣布,将辞去在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职务。此后不久,新任命的主教莫名失踪,声称在市郊佘山修院“避静”。

无人知晓他的真实命运,这种不确定性为公众提供了臆测的空间。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的任命使长久的间隙死灰复燃。尚不清楚他仅受命于梵蒂冈——现在看来似乎是的——还是也接受中国官方的任命。中国教堂领导人的遴选争端是教堂与政府之间历史间隙的根源。

1952年中断所有官方关系以后,中国政府取缔了天主教堂,谴责其串通帝国主义势力颠覆新中国,所有教会财产被没收,信徒遭到围捕和拘禁。从那时起,梵蒂冈正式承认了台湾,在当地派驻了一位辖区覆盖中国大陆的官方代表。全球只有25个国家的教廷,欧洲仅有一个,与台湾保持着外交关系。

中国爱国会诞生于1957年,隶属于中国政府。人们经常可以在教堂外看到各种传单,敦促朝拜者们“热爱上帝,热爱祖国”。那些仍然忠诚于罗马的人则命运多舛,被迫在地下教堂践行宗教活动,或在宽容度比较高的公寓里举行弥撒。随着经济改革,中国政府已经放松了对地下活动的态度,但仍不排除突然故态复萌的可能性。

主教的任命再次触发了紧张关系。梵蒂冈拒不退让,北京称宗教问题是内部事务。马主教退出爱国会的动因是罗马的明令、骄傲还是对当权派的挑战,尚不得而知。但不管什么原因,这一举动牵动了1,000至1,200万信徒的命运,他们曾在一起庆祝弥撒和圣礼,现在却分属于相互对立的组织。

事实上,关于任命的分歧不应该60年得不到解决。即使很重要,拥有数千年历史的双方本应无恐于谈判,轻而易举地化干戈为玉帛。多年来,北京和梵蒂冈一直针对宗教自由、教堂财政没收、改变信仰到一个中国政策等重要问题纠葛不清。

这个难题愈加错综复杂;只有采取务实的方式,才能使广泛的宗教运动与怀有民族自豪感的非宗教国家达成和解。我们从梵蒂冈和中国了解到,时间是化解仇恨、走向成熟的资源。外交关系的恢复将不可避免,但不意味着是至关重要或即将实现的。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