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赫尔穆特•科尔:务实的梦想家

赫尔穆特•科尔:务实的梦想家

由 Romano Prodi 执笔

今天,我们在此纪念一个将梦想与现实相结合的人。赫尔穆特•科尔将梦想变为现实。他的梦想就是德国统一和欧洲计划的绝对不可逆转性。

你们比我更清楚德国统一的重要意义及其艰巨性;你们也比我更清楚众多世界领袖的犹豫与保守。甚至赫尔穆特同样心知肚明,并深刻地认识到其艰难,但是对于他来说,一个概念是清晰的:机会就在那一刻,错过便不会再来。我记得,他曾经对我讲述怎样以及何时他意识到时机正在临近,他们需要做好迈出艰难但必要的步伐的准备。他从东德和那里的人民感受到新生的奇怪情绪。

我们记得某些欧洲领导人的恐惧和很多德国政客的担忧,即不经过浴血奋战及其他悲剧性的后果是不会完成统一的。赫尔穆特承担了风险,我一直扪心自问他是如何做到的。与其他所有德国人一样,赫尔穆特不仅感到祖国分裂的悲怆和痛苦,并且还感觉到面临的风险不是以日计或周计的,而是以小时计。显然,为完成任务,你需要战略和思想。联盟和共识已经达成。但是,你还需要其他品质。首先,知晓如何简化问题,以直截了当的方式尽快找到“是”或“否”的答案。这是政界和商界领导人最重要的品质,也是非常罕见的品质。当你的回答是肯定的,你被说服了,然后无需面临更多障碍。然而,只有具有极高的个人声誉,你的行为广为接受,你的人民即使没有被完全说服也会追随你,你的肯定答案才成变成现实。这是第二个品质,赫尔穆特无以伦比的天资:以其行为和领导力,说服德国内部最不情愿的对话者。

德国统一时,我尚未从政,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我并不赞成东西德国市场之间1:1的汇率。当我从政以后才理解他那么做的原因,我支持所有促进重新统一的德国的经济增长的必要决策。我也竭尽全力确保这不可或缺的历史计划伴随德国传统的欧洲合作伙伴在增长和利率方面的必要牺牲。

为了创立欧元,我们并肩作战。虽然后来的解释不尽相同,科尔完全认识到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和欧元的挑战。我们共同分析风险;很多时候,我们提出制定强有力和协调的战略的需求,使货币联盟与不断增长的政治和经济联盟相辅相成。我对我们的谈话记忆犹新:我们深信,不可逆转的进程已经开始,即使当时我们不可能从政治上完成所有工作。但战略是清晰、连贯和现实的,完全意识到需要采取的后续步骤。我们曾多次深入探讨下一步工作。

欧洲自此改变。经历“希望之年”以后,我们进入“畏惧之年”:畏惧全球化、畏惧移民、畏惧中国,但最糟糕的是,对未来缺乏信心。不知不觉中,我们陷入了欧洲民主惧怕民粹政党的可怕居民啊,不断地作出短视的决策。

欧元的基础是稳健的。七年来,欧元运转一帆风顺。欧元已经逐渐与美元比肩,得到新兴超级大国,尤其是中国的青睐。错误不在于欧元的基础,而是后来的一些决策。继而,但以美国为源头的前所未有的金融和经济危机爆发,让我们始料未及。由于缺乏统一性,这场危机对欧洲造成了毁灭性的冲击。

欧盟仍是全球的超级大国:欧洲拥有除美国以外最大的国民生产总值,最大的出口国,这主要归功于德国,并为建设可持续性的福利国家而持续发力。从国债角度讲,欧元区的境况优于美国,其改善财政状况的前景却不如华盛顿。即便如此,仅仅由于不团结,由于我们惧怕面临不可阻挡的全球化带来的新挑战,欧洲被认为是个失败者。

作为一名工业经济学家——通过在美国和中国教学——我深知亚洲崛起的重要意义和后果。亚洲供应链连接着在规模、技术、和生产力领域迅猛发展的中国、日本和韩国,尽管其政治关系紧张。“亚洲区”向世界发出挑战。只有团结起来,我们才能应对挑战,只有团结起来,我们的子孙后代才有希望和未来。

只有德国有能力担当欧洲的支点和推动力。不仅在于其政治统一性和实施改革的能力,还在于通过创建欧元获得的前所未有的实力。譬如,德国拥有前所未见的巨额出口顺差,去年达到2亿美元,仅次于中国,而美国的出口逆差超过4.5亿美元。

撇开其他不谈,为什么欧洲仍然被认为是世界经济的病根子?我们犹如一盘散沙,我们的主权仅以惧怕国际投机为主导的政策维系。只有美国和中国安然无恙。讽刺的是,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其他国家,真正的首相,真正的总统是引导者。团结是我们重获控制权的唯一途径。一个强大的欧洲符合我们切身的利益,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创建更加强大的欧洲。我向你们保证,意大利正在竭尽所能(昨天,意大利总理马里奥•蒙蒂诚恳地向联合国表达了意大利的立场)。意大利将信守向所有欧洲伙伴作出的诺言,即使我们深知这对于增长和失业的影响。我们拥有共同的目标,赫尔穆特鼎力支持的强大而统一的欧洲。

欧洲诞生于一个政治愿景:为饱经战争摧残的欧洲大陆带来和平、民主和繁荣。但其进步不仅限于经济:申根、马特斯里赫特、扩张和欧元产生了深远的政治影响,但淡化国家主权,集中在欧洲层面作出决策,真正的目标虽在逐步推进,实际上已经在欧洲人心中变得模糊。经济危机重新点燃了我们宁愿永远忘记的夙愿和关于国家的传统模式。欧洲的路径与其目标南辕北辙。

那些深陷困境的欧洲国家清楚,这将是难以下咽的苦果,这是不可避免的,意味着增长和就业的恶化。恢复增长的前提条件是,我们必须形成货币联盟、财政联盟、金融联盟和政治联盟。处于危机中的国家需要明白,在不摒弃紧缩路径的同时,还可以仰仗欧洲的团结。

我们需要高瞻远瞩。如果赫尔穆特只顾及未来,而不考虑子孙后代,那么永远不会实现德国统一,欧元也永远不会诞生。我们为安吉拉•默克尔越来越多地提及政治统一而倍感欣慰。我相信,只有传承赫尔穆特和支持政治统治者的政策,才能拯救德国,拯救欧洲。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