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中国的抗生素瘾

中国的抗生素瘾

由王海波执笔

11年前,纽约世贸中心两栋大楼在弥漫的黑烟中崩溃瘫塌。世界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在大楼坍塌前跳楼身亡的人们,我们更无法想象被困三千多人的恐惧和绝望。这是9月11日明媚的阳光下赤裸裸的战争,是直接导致美国向伊拉克和阿富汗发起战争的严重事件,是在过去十一年间杀害成百上千平民的恶魔。此事件也间接让美国背负额外4万亿美元的债务,而更多的连带后果已将美国推入了经济泥潭的更深处。高昂的复仇代价!

这是一场战争,人人都可以见证和认可的战争。但还有其它致命的战争是我们难以注意和察觉到的,比如抗生素的滥用。诞生于20世纪中叶的抗生素无疑是做为人类的礼物,意在为人类带来福祉的,但就像隐藏着希腊士兵的特洛伊木马一样,木马也是被当作战利品被拖到城内。抗生素的滥用,以弱化或毁损我们身体机理功能的方式,破坏着我们的免疫系统,正像战利品的木马肚子里,潜伏着特洛伊的沦陷。

感冒已经持续五天了。上周四晚上,我感觉浑身发热,还以为是关了空调的缘故。于是我再次打开空调。两个小时以后,冷风将室内温度降至21摄氏度。房间仍然燥热难耐,我开始出汗。儿子回家,提醒我,我是和她女朋友一样得了感冒。于是我找来温度计,哦,原来发起了高烧:38.8摄氏度。于是,我登陆维基百科查阅应对感冒的方法。感冒不是病菌引起的,因此抗生素毫无用处。

周五上午,我与父亲视频聊天,告诉他我感冒了。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有没有用抗生素!我说没有,并解释了原因。但他们仍然催促我服用抗生素,这样可以好得快些。他们不知道,在西方发达国家,几乎所有的抗生素都属于处方药。如果我们认为需要服用某些抗生素,必须得到医生的允许。这里的医生不听病人的,他们对待像我这样的病症,不会一开始就使用抗生素。抗生素的使用,在这里是相对谨慎的。太倒霉了,我开玩笑地告诉他们,我就等死吧!妈妈出于好奇问我会怎么办。我需要等待和需要充足的睡眠,但因淋巴腺肿痛而难以入眠!于是,我服用了易布泊芬,消除为我奋战在第一防线淋巴腺的肿痛。我太爱易布泊芬绿色胶囊了!它们立即缓和了发炎的扁桃腺,舒服而没有副作用。

周日过后,我的扁桃体居然不疼了!过去20年来,我很少发烧感冒,这一次,可以算是人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了。我感觉时间突然停滞,怠慢地看着我,好像我奇丑无比。我看起来凌乱而衰老!但让腺体和其他免疫器官为我抗争的耐心是值得培养的。我们健康的基础就是免疫系统,它需要保护和得到训练,就像军队一样。当敌人入侵时,才有能力予以抵抗,保护我们的健康。我为遵循了医疗科学而没有过早使用抗生素而感到非常高兴。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半梦半醒地活着。虽然发生了许多事情,但我们似乎总认为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只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时,才开始恐慌出冷汗。抗生素的滥用已经让我们出够冷汗。我们不禁疑惑,如果。。。会如何。。。

我儿子今年23岁。他出生后的两周里,我们经历了如此无法想象的噩梦,不在这里描述和谈论此骇人的经历,那我就不会写这样一片文章。

当时,我做了剖腹产,住院大约十天以后,我和儿子回了家。但我一直低烧不退。我想一定是某个地方发炎了,便回到医院复查。

一到医院,大夫就为我办理了住院手续。在没有进行测试的情况下,护士就给我打上了抗生素点滴。五天以后,还是没有退烧。最糟糕的是,刚出生的儿子只有才25岁的年轻爸爸照顾!那时,我确实处在半梦半醒状态,五天过去了,没有太多考虑刚出生的儿子在家是什么情形!坦率地说,对如何做妈妈,当时的我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有在孩子出生后与之朝夕相处,看着他一天天变化和不同,一天天接受关爱并因此长大,做妈妈的我才慢慢获得些许做母亲的感觉。但是,我的儿子却没有在我身边,让我获得第一时间做母亲的感觉。儿子头两天就因妈妈体内有抗生素而被灌牛奶,随后在家又继续被灌超量未稀释的牛奶!我独自一个在医院,挂着象清水一样的抗生素点滴。第五天,与我住院第一天一样,体温还是39摄氏度。最后,医生做了化验,开了一些小药片,还是抗生素,但是换了另一种。第一次服药三个小时后,我的体温开始下降,次日,我就回家与儿子团聚了。

  

回到家,儿子的样子让我不寒而栗。他又瘦又小,除了粉红的嘴唇,小脸煞白煞白的。他没有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发现,他已经开始吐奶和腹泻两天了。和我一样没有经验的爸爸认为,对于新生儿来说,拉稀是正常的。那晚,我威胁他爸爸带儿子去医院。

一般来说,往返医院需要大概两个小时,因为医院就在家对面。但两个半小时过去了,我依然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当时,我们没有手机。我非常担心,很快跟去了医院。

到医院以后,我看到护士正在给我儿子剃头!他们在干什么呀?我透过玻璃窗,看到我儿子的手脚都套着白色的环形带;护士正努力地寻找着什么!我的老天!我想,不会是给这么小的孩子使用抗生素吧!看到金属支架上悬挂着装有淡黄色的液体的塑料袋时,我知道问题严重了,但也没有料到回严重到要输血的地步。我们的儿子被诊断出三级脱水,酸碱失调。医生告诉我们,如果晚来几小时,孩子可能就没命了。

我漂亮而慧智的侄女现在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学习。在小学和中学期间,每当生病,使用抗生素都几乎是唯一办法。我不知道她当医生的妈妈是否在使用抗生素之前为她化验,或是否会思考抗生素是不是对症,尽管我愿意相信这些必要的检验过程是做为医生妈妈的常识。每次生病,侄女到妈妈工作的医院,点滴就挂上了。抗生素已经成为中国或大或小的健康问题的“灵丹妙药”。对于中国可怜的学生而言,这是快速回校上课的捷径,因为没有人希望他们的孩子耽误课程而落后他人。

 

尽管大家都惨遭滥用之苦,但一些象我们这样的幸运儿从可怕的治疗中幸存。就是在最发达的国家,抗生素的滥用也对患者造成严重的副作用甚至反作用,包括器官衰竭、无法治愈的后遗症,甚至死亡。抗生素处方开出的高百分比并不是必要的,而中国在世界上高居滥用抗生素国家之首。“只有大约20%的患者有必要使用抗生素。最新数据显示,70%的中国患者使用这些药物。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最大限额只有30%。” 上个月,中国开始打击滥用抗生度。但如果人们不了解抗生素的功效和副作用,这个目标将很难实现。在安徽省,一名工人残忍地杀害了为其治疗肺炎的医生的悲剧间接或部分与滥用抗生素有关。患者发现,早期在深圳,医生进行的不恰当抗生素治疗导致其对一般的抗生素产生了抗药性,而他不得不承担这一“医疗事故”的后果,继续支付更为高昂的进口药物,进行治疗。而要命的价格也不能保证病的治愈!

这是一场战争,向无知和不专业的医生,大众的懒惰和从人们的健康和福利牟利药业和医生的战争。作为患者,我们需要至少掌握一些基本的医疗常识,抵制贪婪的医生们在不考虑后果的情况下推销新抗生素。在发病期间,我们需要自我关照和经受那些不可避免的痛楚。与长期不可扭转的健康损伤相比,病痛并不都是坏事。我们需要锻炼我们的免疫系统,训练其真正充当我们健康的卫兵。药品,特别是抗生素,是为我们遇到危险时挽救生命用的!最后真正保持我们身体健康的是免疫系统而不是抗生素。如果没有了强大的免疫系统,抗生素将也毫无用处。如今,虽然“忙碌”的生活方式似乎使我们变得耐心平穷,智慧贫乏而胡乱就医,草草行医,但唯一不可或缺的正是我们的生命及其卫士——免疫系统及其功能!



推荐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