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从北京到米兰,大公蓄势挑战“三大”信用评级机构

从北京到米兰,大公蓄势挑战“三大”信用评级机构

本文首次发表于2013121《共和国商业与金融》(La Repubblica Affari e Finanza

在一只私募基金的支持下,中国信用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大公”)成功在米兰开设首家欧洲办事处,欲借助新的评估标准和购买问题公司的“规定”展开与穆迪、标普和惠誉的竞争。

北京——中国信用评级机构大公即将在欧洲震撼登陆,第一站米兰的准备工作已然就绪。大公意大利子公司的40位分析师正严阵以待,对这片旧大陆进行财务评估,从而打破央格鲁-撒克逊“三大”评级机构——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的垄断。大公还计划在未来机关开设更多的分支机构。与以往不同的新的债务评估标准有可能成为影响公司和国家前景的决定性因素,为市场和政府拉响了警钟。大公的米兰办事处甚至还引起了情报机构的关注,领命找出该评级机构带头调降美国和意大利评级并导致利率上升的背后动机。

成立于1994年的大公选择以意大利为跳板,冲出亚洲,增强国际影响力,这激起了情报机构的好奇心。谜底是多年来致力于中意两国投融资行业的首家中意私募股权基金曼达林。曼达林基金执行合伙人之一洛伦佐·斯坦卡担任大公(欧洲)信用评级机构的副总裁,此外,母公司持有大公60%的股权,而其余40%由意大利资本主义的重要成员曼达林基金控制。米兰亮相之所以引发关注的原因在于:与2013年大公香港公司的开设,伦巴第分行,米兰世博会竞标及公司向东迁移的时机不谋而合,但更重要的是,欧元区危机使以底价出售的公司数量倍增。

中国不仅愿意通过主权财富基金投资意大利和其他欧洲国家已经广为人知,这与北京一直采取的谨慎等待策略有关。欧洲分析师和政客对意大利表示担忧,因为作为点燃欧债危机的导火索的主权基金评级工具可能影响饱受危机困扰的公开市场上的资产的价值。反华人士害怕,私营的大公评级机构将目光转向意大利和欧洲,降低备受北京瞩目的公司和基础设施的价格。他们对中国的增长充满欣喜,支持不以美国影响力主导的金融气候,欢迎大公的欧洲扩张以促进平衡,以及加强有利于机构和投资者的分析。

且不谈中美之间围绕本世纪最具影响力者的竞争,评级仍是否定弱国的最具威慑力的武器,一个新的评级标准将增强多样性。对于三家传统评级机构来说,评级的决定性因素是政治环境、货币和财政的灵活性、私有化和自由化。大公则毫不掩饰对“美国制造”的信用评级施加的政治压力的蔑视,认为评级机构应考虑财政压力、财政储备、债务负担、增长和创造财富的前景和真正的财务健康。不同的政治-经济模式和利益归结为:即使在国债评级领域,世界也需要平衡的多边主义,对抗失控的利益摆布的金融市场投机行为。

全球最大的投资国以及欧元和美元的最大债权国通过一家监督机构捍卫其利益,这是合情合理的。然而,大公面临的挑战不仅限于欧洲。为了平衡美国机构的压倒性力量,不止一次被迫根据中国机构的评估结果进行调整,大公已联手俄罗斯信用评级公司RusRating和美国伊根-琼斯评级公司(Egan-Jones Ratings Co.)成立新的评级机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旨在“降低人类社会发展的经济风险。”三个合作伙伴表示,他们“不代表任何国家或集团的利益”,他们将“在国际市场评估领域,提供公允的信息。”大公将对全球经济施加的切实影响以及毛泽东的后继者将需要多长时间将自己的测试施加给因财政失败而自食其果的资本主义,还未可知。挤压欧洲经济未来的是中美缺陷:无法克服国家主义的机会主义,赋予欧洲评级机构以活力。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