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创新金融悖论

创新金融悖论

由 Renato Cappucci 执笔

一家信用报告机构对我公司发出警告:上一财年,公司的利润下降了75%。你可以在字里行间读到“谨慎处理”的警告。

不用说,他们没有问我利润下滑的原因。

如果他们问一问,我会让他们听听我的说法。这一切始于2009年1月。新年第一天,我就被分配了一项艰巨的任务:“由于欧元价值的暴涨,待售产品成本上涨了30%;请记住,英国正遭遇严峻的经济衰退——因此涨价是决定不可行的——你必须保证公司持续经营,不会关门大吉,此外不要裁员并取得一定的利润。”

这着实是一项艰难的任务,但通过降低交易折扣,小幅调升报价,向员工的郑重承诺和增加欧元区的销售量等一揽子措施,我们成功在保持雇员人数和工作时间不变的前提下存活下来。

所以,如果他们问我的话,我会对信贷评级机构说:我不想要什么金牌或者年度业绩大奖,但是请不要以我的利润低于去年为由严厉谴责我;我们能够存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这一切都是假设,永远不会发生。如果一家信用评级机构须要通过某种方式分析英国公司的业绩表现差异的原因,一份评估报告将是一般价格的十倍,但我感觉,在编制报告过程中,他们采用了一套非常狭隘的传统方式。

翻开一份普通的评估报告,你通常会发现里面包含了各种取悦会计师的花哨指数,比如酸性测试、杠杆比率和其他工具,但却遗漏了大量其他有用,甚至关键的信息。

我有一个位于伯恩利的客户,他的公司在2008年年底破产了。失去董事资格的他与妻子、一位提供资金的合作伙伴和一个朋友,成立了一家新公司,继续当老板,但却没有被标榜为董事或股东。

去年年底,这家新公司又因为管理不善而倒闭,其余董事、妻子和朋友 – 富裕的合作伙伴宽宏大量地原谅了他——又成立了另一家新公司,让他继续树立管理不善的教科书典范。

如果在相同的地址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同样从事汽车行业,聘请所有近期破产的公司的原董事和股东,这应是一记警钟,在其名称旁边应放上巨大的“仅收现金”的警示牌。公司注册处应警惕保护所有诚信的公司。

我正在为这家新公司撰写信用评估报告,但却没成行,仅是发出警告:由于这是一家新公司,信贷不应超过500英镑。

如果你碰巧借给他们500英镑,你还不如和它们永别吧。

事实上,除非你不敏锐而密切地关注你的债务人,你会发现,他们的表现很糟,但为时已晚,那时评级机构才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然而这一切你已经知道了。这种情况也适用于大型国际信用评估机构。

标准普尔仅仅通过在A评级上方加上一个小减号就会给大公司甚至政府当头棒喝,但标准普尔却未能就帕玛拉特事件——意大利对安然的反应——提出警告。帕玛拉特公司不停地发行债券,即使他们已经拥有数亿英镑的流动性。这就像某个人一边为信用卡支付高额的利息,另一边,他的活期账户上趴着大量现金。你不必成为一名金融工程师也能弄明白,管理存在缺陷或者存在不正当行为。

然而,在东窗事发的一个月前,美国花旗银行将帕玛拉特债券定为“买入”级,投资者发现真相以后,标准普尔才将该公司的债券列入“垃圾”级,成百上千的投资者的毕生积蓄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无论如何,不要盲目听信信用评级机构的建议,并且谨记安然事件之后我的朋友对我说的话。这就是所谓的“创新融资悖论”,可以概括如下:1年前,将1万元投进安然股票的人们,如今两手空空,满含悔恨;如果他们用这笔钱买啤酒,他们可以卖掉啤酒瓶收回几个钱和一个终生难忘的疯狂聚会。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