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迷雾四国”浅析

“迷雾四国”浅析

由 Ernesto Gallo & Giovanni Biava 执笔

继“金砖四国”(2003年)之后,吉姆·奥尼尔在2011年又提出“迷雾四国”(墨西哥,印尼,韩国和土耳其)。这四个新兴经济体有何共同之处? MIKT又是一个仅有利于投资者的代号吗?还是其经济和政治现实具有重大和持久的意义?他们将如何为世界经济和政治作出贡献?

首先,自从进入所谓的“全球性”时代以来(让我们选择苏联解体的1992年为开端),这四个国家均经历了快速增长,尽管1995年比索危机,1997-98奶奶的东南亚危机(韩国和印度尼西亚遭遇重创),2000年的土耳其里拉危机。危机使这些国家更加坚强,持续从商品、服务、劳动力和知识的全球化中获益。1993-2011年,韩国的平均增长率为4.9%,印尼为4.6%,土耳其4.2%,墨西哥2.6%(2012年经合组织数据)。如果将他们的GDP加总,相当于继美国、中国和日本之后的全球第四大经济体。此外,除土耳其以外,其他国家都曾是殖民地(1910-45年,日本帝国占领韩国),如此看来,这样的成绩更令人肃然起敬。

显然,这些国家也存在根本性的差异。他们相距遥远,其中,韩国拥有卓越的技术开发、研究、创新和生活质量。凭借持续和强劲的增长,韩国不再是“发展中”国家,但尚未获得地区或全球经济大国的地位。接下来,让我们逐一分析“迷雾四国”的异同。

墨西哥是四国中最大的经济体。尤其是1995年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以外,迅速转变为工业强国,革命制度党总统和其他政党代表,包括国家行动党的福克斯和卡尔德隆的首次执政党轮替巩固了民主制度;换言之,该国似乎拥护民主“轮换”的自由主义理念。腐败和不平等的数字仍然不容小觑,但他们隐藏着富有重要意义的现实。墨西哥是世界上最大的电视机制造国,第三大的电脑生产国和第二大的美国汽车制造国,仅次于美国。受够了农业国的浪漫主义思想......当然,新当选的总统佩尼亚·涅托正面临着一个艰难的议程:如何促进经济平衡和可持续的增长?如何避免在经济和政治上过度依赖美国(墨西哥半数以上的外汇收入来源于美国)?如何充分利用丰富的资源(石油和页岩气)?我们不应该忘记,如果西班牙危机继续肆虐,墨西哥将成为最大的西班牙语国家。同时着眼于美国和南方国家将有助于发挥两半球的“桥梁”作用。有趣的是,2012年6月,墨西哥和其他三个拉美国家(哥伦比亚、秘鲁和智利)成立了一个“专注亚洲”的经济联盟“太平洋联盟”。波哥大、利马、圣地亚哥的证券交易所已经组成拉美一体化市场(市值约为8,000亿美元):墨西哥将加入他们的行列?如此,将诞生超过圣保罗证交所的拉美最大股票市场。

墨西哥和土耳其之间的相似性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两国具有相似的经济和人口规模,都得益于危机和后续重组(2001年,凯末尔·德尔维什的改革)之后的市场开放。土耳其也已成为一个主要的工业大国,特别是在机动车、电视及电子产品的生产方面;鲜有人知道,辉煌的德国集团Grundig在2007年被伊斯坦布尔的Koç公司收购;土耳其还拥有巩固的民主制度,2001年从世俗的凯末尔政府过渡到温和伊斯兰埃尔多安党。与墨西哥类似,土耳其尚未解决巨大的地区经济差距,尤其是:伊斯坦布尔的生产总值占全国的27%,毗邻伊朗的东部省份接近摩洛哥和突尼斯(人均GDP约4,000美元);然而,与墨西哥不同的是,土耳其临近社会和政治冲突频发的地区——中东,使安卡拉的稳定性岌岌可危,重拾武装力量捍卫国土的风险始终存在。

从这个意义上讲,两个迥异的国度的表现均不俗。印尼拥有大约2.5亿人口,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相对较低(根据2012年中央情报局数据,3600美元);大部分出口商品是原材料和矿产资源;2000-01年恶性危机以后,印尼选择了更为保守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近年来的持续增长(2012年及2013年可能超过印度)和2004年的民主突破(首次全面民主总统大选)使投资者和外交人员相信这个毗邻印度、远东和澳洲的孤立国家的潜力。尽管问题重重,更具战略意义的是韩国、日本和中国以及威胁性的朝鲜的地缘位置。然而,韩国是目前全球最发达和富有活力的经济体之一,展现出强劲的出口趋势,以及三星、LG、现代等优质品牌。韩国生产和出口高技术产品,这与其他三个国家截然不同。截至2011年,韩国的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7%,远超过土耳其(0.7%)、墨西哥(0.4%)和印尼(0.1%),更别提欧盟国家。韩国与其他三国的共同之处是较新的民主制度:军事统治在八十年代中期结束。

总之,尽管存在巨大的历史和文化差异,“迷雾四国”拥有诸多共同点。他们都是新兴工业强国,均得益于所谓的“全球化”,均是“年轻的”民主国家。但有一个方面不容忽视,将对未来国际关系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些国家都是“桥梁国家”,政治和经济的“西方”和其他地区的交接点。墨西哥位于美国和拉丁美洲之间;土耳其位于欧盟和中东/中亚地区;印度尼西亚位于澳大利亚和东南亚之间;韩国位于日本和中国之间。如果他们拥有令人鼓舞的领导力,这些国家将发挥重要作用,创造新的政治协同性。土耳其已尝试将市场经济与温和伊斯兰教相结合,但领导“温和”阿拉伯世界的雄心壮志已经部分失败。安卡拉现在正在尝试在对美国的传统忠诚和回归俄罗斯之间寻找新的角色,这在叙利亚冲突中可见一斑。墨西哥和韩国刚刚选出新的领导人,期待他们能够制定更多充满活力和自主的政策。墨西哥会结合市场和现代社会民主吗?韩国首位女总统朴槿惠会找到与朝鲜对话的途径吗?印尼沉浸于太平洋,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家园。2014年的总统大选必将受到世界关注,也许日益衰落、老化和孤芳自赏的欧洲例外。欧盟没有找到塞浦路斯困境的有效解决方案,在此显示出局限性,失去东欧优势,俄罗斯恢复影响力,匈牙利在沉默的欧洲机构中缓慢陷入独裁政权。“迷雾四国”和欧盟国家之间简直是天壤之别。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