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访谈:曼达林基金傅格礼

访谈:曼达林基金傅格礼

资料来源:

曼达林基金创始合伙人傅格礼对话Amy King,探讨基金募集情况,解答为何德国是中国产业投资的唯一选择,中国普通合伙人缺乏国际影响力
 

上周,中欧投资人曼达林基金在二期基金首轮募资收官之前宣布在法兰克福开设新的办公室。始终关注中意公司的曼达林宣布改变战略。

Amy King:二期基金的募资目前处于哪个阶段?
 

傅格礼:我们首先逆市在意大利启动募资工作,目标金额将与一期基金旗鼓相当。在意大利进行的非常顺利,估计到6月底我们将完成在意大利或许还有德国的募集,共计约2亿至2.5亿欧元。
 

我们目前正忙于处理相关手续,签订协议等等。我们急需资金进行我们没能利用一期基金进行的数笔投资。我们在伦敦聘请了两家配售代理(Lancea和Wedge),他们负责意大利和中国以外的所有工作,意大利和中国可以“自力更生”。与此同时,我们在德国快速地打开局面,因此计划取得一些重量级的德国投资者。其中一些可能在首轮加入。德国市场让我们感到万分惊喜。


我们目前刚刚开始稳步推进中国的募资工作。原因是中国最近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一切刚刚尘埃落定。9月,我们迎来新一届总书记,3月份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正式宣布就职国家主席。此后,新政府成功组建,所有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均有变化。此外,上海副市长将有望被任命为中国投资公司(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主席。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大轮换。

本期基金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最终的目标是5亿欧元,但我一直表示,我希望能够募集10亿欧元。我始终觉得我们的募资能力非常强大,因为没有一家大型中国私募投资者在海外设办事处(香港不计算在内,他们都有在香港设有机构)。没有一个。中投在多伦多设有办事处。

中国的两大私募基金,弘毅和CVH,宣称他们从事对外投资,但他们都没有在中国境外设办公场所。这些人没设“据点”就进行了大笔投资。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是文化。中国人觉得很难融入当地环境,因此他们无法追逐优质项目。如果你希望追求中盘股市场,你必须融入工业、商业和民间团体。政府间的方式不奏效。你需要创造存在感,他们却不这样做。

真正优秀的员工能够融入,但却一才难求,然后他们希望大笔资金,造成支付结构的失衡。因此,决定设立办公室,雇佣当地人员,让他们融入中国人都觉得复杂的中国结构。美国人和英国人却觉得容易得多。

新基金标志着投资战略的改变。扩大投资范围的理论根据是什么呢?
 

我们始终关注中盘股,我们只投资高技术中型工业公司。虽然初创于2007年,但我们在意大利北部赢得了很多业务,始终坚持最初的本土交易方式。我们在德国、荷兰和丹麦拥有业务线索,但这太冒险,又不方便;意大利的大多数业务集中在米兰方圆3公里之内的地区。这样就容易多了。
 

这就是我们取得辉煌成绩的原因。2007年,我们进行了数笔投资,期望回报率超过2.5倍。但我始终觉得,二期基金应关注德国。

法兰克福办事处是一个开端,是为其一年的历练的成果;我在一年前就前往慕尼黑。我们需要设立法律架构,寻找合作伙伴,这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因此,这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战略。究其原因?德国中型公司市场是意大利的两倍。如今,这是进行对外投资的中国工业公司唯一没有涉足的市场。这里我们仅指工业公司。

寻找高科技企业的中国投资人可以选择投资三个地区:欧洲、日本或北美。如今,日本市场的窗口已经关闭。虽然日本市场一直存在很大困难,但现在已经完全不可能了。美国的技术资产也没有机会。中美之间似乎越来越表现出冷战的迹象,中国人很难在美国获得高价值的科技资产。我们说欧洲是唯一尚可投资的市场,事实上,90%的欧洲目标公司集中在佛罗伦萨到汉堡的狭长地带,即意大利北部、瑞士、奥地利和德国,还有荷兰某些地区。所有东欧工业公司已经出局,没有留下什么品牌,很多东欧公司是西欧公司的子公司。

德国人从来没想过建立对外投资基金,但我们已经拥有五六年的成功经验。我们必须赶在德国人建立自己的基金,投资意大利之前,在德国市场扎下根。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感到很幸运,德国对中国投资的开放比意大利晚,意大利大约在2005-06年,而德国刚刚在欧元危机以后的2010-11年才向中国开放市场,因为他们也需要抓紧机会投资,尤其是他们的中型企业。中国的重要性随之增加。我们一直都是比较疲弱的国家,经济更为萧索,因此我们对外国工业投资更加拥护,饱有热忱。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