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信用评级机构:罪魁祸首还是替罪羊?论评级行业竞争

信用评级机构:罪魁祸首还是替罪羊?论评级行业竞争

Marco Cecchi de Rossi/

纵观历史,未见任何专业金融市场参与者像2007年以后的信用评级机构受到如此尖锐和普遍地谴责。

银行紧随其后,但受到的谴责远没有信用评级机构激烈。银行声称被信用评级机构的作为(或不作为)所迷惑,因此情有可原。

在媒体和苛刻舆论的推波助澜下,决策者毅然参与评级行业规则游戏。所有的决策者,从多边到国内、政府、议会和权力机构各执一词。

结果是,比如欧盟,四年里出台了三套新规则,由一个欧盟层级的新机构全权负责(欧盟历史首次)。在美国,维持数十年现状以后,于同期出台了一套全新的规则。

我们希望中国机构如此密集地关注评级及其在金融市场的作用并推出全方面的监管规则,防止市场参与者受到毫无根据或无赖评级机构的影响。然而,坦诚的观察家的观点或许有所不同。

这些监管方面的努力可能促使评级机构提高透明度,为市场参与者创造净信息效益。然而,评级机构的市场作用的基石却不是监管制度。

评级行业可以在降低信息不对称方面发挥有效作用,如果并且只要投资行业愿意通过分享灼见支持其发展。这曾是二战或许二十世纪前十年以后评级机构成功和失误的基础。

2007年以后,证据显示评级机构和英美投资者分享的模式,在好的情形下,被调查论证,在坏的情况下,被另一个投资界所摒弃。考虑到最大的净金融资产股位于中国,后者的情况的确如此。

2007年以后的确凿证据表明,中国投资者没有按照当前评级机构的模式及其评级结果行事和反应,比如主权财富基金、公司金融和非金融资产。

安全起见,我们是不是应该排除一个持久适用的不同模式的存在?虽然对此下定论为时尚早,我的个人观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模式已经在中国存在了一段时间。

一个与投资界关系密切的评级行业的声音正竭力推广其有利于国际金融市场的模式。

总之,评级机构既不是罪魁祸首也不是替罪羊,只是深受教条主义影响造成目光短浅。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