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科尔伯特会成为欧洲的救星吗?

科尔伯特会成为欧洲的救星吗?

由 Romeo Orlandi 执笔

永别了,自由主义!奥朗德试图通过超级管制计划以重振法国经济。这在全球化的世界可行吗?

 

奥朗德的行动允诺扶持法国工业,为其沉闷的任期增添了光彩,振兴了昔日的辉煌,重提了科尔伯特辩论。这是在爱丽舍宫进行的讨论,经国家电视频道实时转播(显然!)法国将扶持制造业的复兴,它并非注定衰败。正如农业(我们正在讨论法国),与服务业存在互补性。没有制造业的烟囱和价值,发达国家将无以为继;法国将帮助第二产业。第二产业不是替代品,而是促进增长及其保障前提。24个战略行业将获得支持,以创造财富和就业机会。努力是高尚的:恢复工业政治的价值。惩罚工业的理念已经盛行太久:实体经济次于金融业,工厂迁至亚洲,认为市场能够自行调整。除了谬误,这场危机表明,这些立场是不合理的,是基于利益驱使的失衡状态;西方能够转变成为银行家、计算机技术人员和军队的结合体的错误幻觉在五年前消失。中国本应欢迎灰色的机床和猛烈的熔炉污染。过去十年里,法国失去了75万个工业岗位,制造业目前占全国GDP的不到11%。只有一部分工人获得重新安置。巴黎的支持旨在恢复大多数相关产业的职位:国防、机械工业、奢侈品和能源;最大的企业将统领需要政府支持、政府采购和零号的外交关系的企业。

长期担任配角的政治返回舞台中央。发挥影响力之前,试图将其定位为不可避免的可操作外壳。在尊严大爆发中,政治试图恢复之前被银行和跨国公司盗取的金融和全球化中的作用。如果“保护主义”是一个诅咒, 那么“统制”也是吗?如果真正的社会主义已经成为历史,可以允许国家干预经济吗?在无拘无束的自由主义时代应已经得出答案,奇特思维的避风港。

 

无论如何,危机导致洗牌,包括分析牌。什么叫华盛顿拯救底特律?或“大而不倒”的银行?以货币淹没日本的Abenomics应如何命名?重要政府在商业中的作用显而易见,北京的政治不需要形容词。将主权财富基金收购视为国家干预是轻而易举的。这难道不是来自卡塔尔、新加坡和挪威的石油的成果吗?

 

危机的警示不会消退,古老的欧洲正在重拾政治优势。欧洲不能允许自己成为自由主义的悲哀孤岛。法国拥有中央集权的悠久历史,是首个恢复经济政治的国家。“我们的政治立场是既不自由的,也不统制的,既不是基督教礼贤会模式,也不是盎格鲁 - 撒克逊模式。这就是务实的法国人”,奥朗德肯定的说。毋庸置疑,法国将受益匪浅。爱丽舍宫召唤了法国,而不是很久以前停止指挥的欧洲。法国寻求传统精神,可能——鉴于该国的重要性——很对实现某种结果:战区的飞机、将核反应堆出售给能源消费国,收购意大利企业。

 

真正的危险是,这些措施将拖延衰减,甚至沦为附庸。全球化的影响已经超越法国。将制造业转移到东部地区的趋势不可阻挡——不断扩大——如今已经无法扭转。

政府友好地对待跨国公司,中国成为主要受益者。一段时间和冷酷无情的数字将足以确定奥朗德的努力是否是鼓舞人心之举、自豪感爆发或是孤注一掷。“为时已晚,”奥巴马会说,他明白有些战争是很难打的,尤其是敌人具有众多优势。但白宫领导人无需背负沉重的历史的包袱加以辩驳:他们不会受到科尔伯特和太阳王的影响。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