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激发非洲的民族自豪感

激发非洲的民族自豪感

截至目前,石油促进了中非之间具有争议的双边关系。然而,偶尔的小摩擦使复杂机制无法顺畅地运行,但也未引发冲突。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近期访问证实,中国可以在撒哈拉地区找到石油和沙田。他访问了四个重要的大国: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安哥拉和肯尼亚。访问期间,他取得了成功,也遭遇了困难。后者却是颇为新奇,也是前所未有的。继周恩来定下“第三世界”的历史基调以后,中非关系始终是一帆风顺,硕果累累,无疑是双赢的。北京享有更多的优势,但落后的非洲也受益匪浅。双边的交易条件令人瞩目,讲求实际:北京提供投资,非洲提供原材料。政治保护伞是国际关系、谴责殖民主义和摆脱落后。他们通过务实的实质性取得、分析和确证了这些贸易条件。

然而,数据就两地区之间的热络关系发出了警示信号。虽然李克强将非洲的信贷额度从2,000万美元提高到3,000万美元(同时,2020年,贸易总额翻一番),非洲大陆对于中国的重要性正在逐渐降低。财政部长公布的中资企业对非投资的统计数据令人担忧:2012年,25亿美元、2011年32亿美元、2010年55亿美元(历史峰值)。中资企业的资金正在越来越多地流向蕴藏矿产资源的工业化国家的大型企业,比如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而不是必须以基础设施建设作为补偿的小规模收购。中止协议和中断项目越来越多,从尼日利亚和利比亚的基础设施,到刚果、加蓬和安哥拉的矿山。总之,工业化国家目前占中国投资总额的15%,几乎相当于十年前的两倍。此外,机构诉讼不断减少。即使谨慎地避免影响与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的关系,跨国公司的秘书、银行家和代表抱怨中国单方面解除合约,怠于履行合同或不如合作初期那么兴致勃勃。中国的社会认知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无法客观衡量。不满情绪趋于高涨,消极人士认为,中国企业具有掠夺性,而乐观人士则认为存在失衡。计算互惠优势是相当困难的,但我们不知道这些投资创造了多少岗位,以及是否在非洲蓬勃发展的孔子学院是瞄准西方的教育和文化宣传。

放缓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原材料价格的下跌增强了供给的安全性。如果投资新钻井的价格过于昂贵,便可以直接从市场购买石油。中国投资者越来越精明和成熟,倾向于更加复杂和高风险的业务。无论如何,非洲的民族自豪感正在复苏,虽然姗姗来迟,牺牲品而不是合作伙伴的思想正在强化。时间已经表明,协议必须产生无形的成果,比如创建模式、共同的价值观和相互尊重,不论规模大小。与中国建立合作关系的便利毋庸置疑,改变是显而易见的,但如今,非洲人民强烈地感觉到,纯粹的经济成果不足以救赎非洲国家。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