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中国的水资源霸权

中国的水资源霸权

中国人口占世界的20%,而水资源仅占世界6%。这种资源失衡加之肥沃耕地短缺使有效的水资源管理变得至关重要。黄河是一道分界线,以北是旱地,以南则是长江和湄公河等经济命脉滋养的湿润沃土。这些位于远东地区的河流均发源于西藏,包括最终汇入印度洋的河流(印度河、恒河及拉马普特拉河)。这些河流难以控制,因为其源头位于高耸入云的喜马拉雅山,处于中国境内的河段较短。而湄公河则流经云南省,掠过缅甸,流经老挝、泰国、柬埔寨以及越南著名的三角洲。这些国家的经济受制于中国的需求。中国越来越需要更多的水源和能源。这些需求来源于三个方面:人口需求(尤其是城市居民)、农业(尤其是牲畜)及源源不断的能源供应。化石燃料是污染环境、价格昂贵的有限资源。水电无疑更加便捷。人们需要暖气、新鲜的空气和更多的牛奶和肉类。最后,工厂需要更加清洁、更加廉价的能源。

通过水坝治理的河流部分解决了上述难题。三峡大坝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但人们关注的水坝绝不止这一处。中国修建了大约22,000座大坝,占全世界数量的近50%。不管怎么说,中国的大规模公共工程未对南方邻国造成影响。这些国家依赖湄公河的河水灌溉水田和提供鱼食。他们的经济始终有赖于干季和雨季更替、生态系统和充足水源。然而,上游建设的水坝对下游水系造成了干扰,导致水流湍缓不定或拦截水源以满足中国的需求。水文研究表明,日益频繁的干旱和洪涝灾害改变了鱼类洄游特征和动物种群规模,对季节更替造成了影响。最终,人与自然的关系失去了平衡。人与自然的和谐始终是古代亚洲的核心原则。湄公河沿岸的村庄遭遇反复无常的暴雨和洪水的侵袭。如果渔民在情感上倾向于责怪中国经济,科学家们则更加谨慎。根据北京,中国也经常出现出乎意料的降水,无论如何,暴雨而不是水坝导致洪水爆发。然而,与湄公河委员会(由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四国组成)的冲突则是另外一回事。奇怪的是,虽然44%的河段位于中国境内,中国却不是湄公河委员会成员国。中国似乎不愿意分享水流趋势信息,或听从政府间组织的决定。在国际法中,对国际河流水量分配及利用并没有明确规定,多边合作受到紧张的政治气候的影响,尤其是与湄公河委员会的人口最多成员国越南。中国的规模、独断专行和优越的地理位置(湄公河发源于中国)使其做出单边决策。北京享受着真正的“水源霸权”,这强化了其信念——目前盈利丰厚但不具有持续性——能够单独决定公共资源的命运。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