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欧元与人民币:竞争全球第二?

欧元与人民币:竞争全球第二?

都灵大学

布鲁塞尔欧洲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

高级研究员

Miriam L. Campanella

储备货币地位将不会持续很久

欧元与人民币:竞争全球第二?

2013年是投资者恢复对欧元区金融市场信心的一年。资本回流欧元区,边缘国际的国债收益率迅速下降,单一货币在中欧、东欧和东南欧的使用范围扩大,无疑鼓舞了信息,使得人们认为欧元已经走出低谷。然而,从国际视角看,情况并不乐观。2013年,欧元作为全球外汇储备的份额下降了大约一个百分点。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61%的外汇储备为美元,总计11.9万亿美元。日圆和英镑各占4%。澳元和加元各占不到2%,欧元从2009年的约28%降至约24.5%。根据6月23日发布的央行调研报告指出,62%的受访银行认为欧元在外汇储备中的比重同比下降了%。

虽然欧洲在外国储备组合仍稳居仅次于美元的第二位,最新数据表明外汇经理人已经开始增加不到2%的加元和澳元。考虑巨额未配置的外汇储备(48%,大约10万亿美元),这些数据似乎清晰地反映出外汇储备经理人不断提高的风险识别力和对于多元化政策的积极态度,这似乎将主要冲击欧元。市场分析师不断将原因归咎于欧元区困境;欧元区的债务负担依然很重,经济增长缓慢。更糟的是,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于乌克兰和前苏联卫星国的地缘政治冲突,以及伊拉克局势最有可能影响欧洲经济。能源供给危机和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将榨干居民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和公司盈利能力,从而对该地区的经济增粘造成不利影响。

欧洲选择可能挑起更加灵活的财政政策和更多财政赤字的政治压力,如果某些较大的成员希望依赖政府债券支持更大的财政赤字,欧洲央行购买政府债券将更加困难。

然而,外汇储备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取利润,而是防止在特定情况下本国货币遭遇外汇波动的冲击。欧洲央行推出的前所未有的刺激政策旨在降低欧元汇率,促进欧元区出口,将通胀提升至2%的目标,但对欧元的价值和其在外汇储备的地位却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

欧洲央行自6月初开始实行的削减利率、收取隔夜储蓄费和增加流动性等抗通胀政策,反而挫伤了欧元的吸引力。摩根大通和法兴银行等银行预测,欧洲将输给韩元和澳元等货币,以这些货币计价的债券提供更高的收益率。位于纽约的法兴银行的高级货币策略分析师Sebastien Galy在7月3日接受彭博社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储备货币经理们将从欧洲转向亚洲。”由于经济增长低迷和通胀率持续下降,投资者期望通过购买资产支持证券和量化宽松来增加流动性。

欧洲央行、美联储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央行似乎加入了“竞争性贬值”。分散投资风险的新储备货币 – 创造拥有更多选择和抵御危机的能力的货币体系 – 该应运而生。而新储备货币将从新全球经济重心亚洲诞生。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官方实施了短期的激励措施,在国际贸易中更多地使用人民币。中国央行已经与外国央行建立了货币互换机制,鼓励中国进出口商使用人民币进行交易结算并迅速提高公司持有人民币的能力并在港交所(人民币离岸市场)发行人民币计价的债券。

这些举措以及公众代表中国官员对央行大量持有美国国债的长期价值表示担忧,同时美元在金融危机中所起的推波助澜作用,不禁预测中国将促使人民币替代美元。最初的贸易货币将最终成为储备货币,增加人民币的使用率,中国的经济规模以及大量外汇交易将强化人民币的全球野心。当然,这并不是说人民币将在可预见的未来替代美元成为全球唯一的投资和储备货币。

然而,各种信号预示着人民币将使欧元失去第二大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继续在欧盟地区发挥作用。正如2014年欧洲央行发布的报告指出,2013年,欧元货币在欧元区以外的销量增长主要在于俄罗斯的需求。从价值角度,欧元向俄罗斯的净出口同比翻了一番。大部分欧元——将近总价值的50%——流向瑞士和英国。与此同时,欧元的回流(即从批发银行购买)主要来自欧盟成员国和土耳其。

欧元在外汇市场的第二名昙花一现,这表明国际货币体系的变化无常并时刻准备接受更多的币种。鉴于该项特点,欧元将顺理成章地发挥地区作用。

未来十五年,人民币和欧元在宏观区域的崛起和巩固将促使引入新的币种和进一步通过多元化分散风险,从而加剧国际货币体系内的货币竞争。随着美元的主导地位减弱,大量货币竞争成为价值货币,政府的财政政策主要更多地受到央行 – 影响家庭和企业的金融稳定性的主导因素 – 的限制。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