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管好你的嘴!还是……管好你的生意?

管好你的嘴!还是……管好你的生意?

由Aurelio Porfiri执笔

此时此刻,我正在记录一些想法。目前我正在西澳珀斯攻读我们的音乐博士学位。我是一个曾在中国澳门生活和工作过六年的意大利人,不能说珀斯是我们的家。我不想在这篇短小的文章中讨论澳门,因为更希望反思一些在西澳发生但对大中华区产生影响的事情。但首先我们需要陈述一些事实。

经过数天的时差折磨(从意大利赴珀斯),我们每天清晨早早就会醒来,如果我在夜里睡着的话。作为一名大学生,我们总是首批前往食堂用早餐的人,还有些时候,比如今天,我们还阅读了当地的报纸。今天标题为“西澳大利亚”即刻引起了我的注意。照片中一个男人手持一张字牌,写着“澳大利亚的害群之马”。这个人是谁?他的名字是克莱夫﹒帕尔默,一个非常富有的人,是澳大利议会会员。在一个周一(8月18日)播出的著名电视节目“问与答”中,他公开宣布了与中国合伙人之前的商业争议:“我们分别从联邦法院、西澳最高法院和仲裁法院取得了针对这些中国杂种的判决。我的意思是,他们是共产党员,因为他们开枪打死了自己的人民,他们没有司法体系,他们想要占领这个国家,我们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的”(西澳,820日)。显而易见,这个人需要学习一个外交技巧,如果他与中信集团(中国国有投资公司)的问题很严重,牵涉大额资金。但我不希望讨论争议本身,这不是我的范围。

我希望了解澳大利亚的其他领先任务对帕尔默先生的言论额第一反应是什么。“澳大利(8月20日)为我们总结了一些意见(鉴于该报为克莱夫﹒帕尔默的竞争对手鲁伯特﹒默多克所有,或许存在某些偏见)。外交部长朱莉﹒比什普确认,“他正在利用他的地位贬低中国人民,以为内他与中国公司发生了法律纠纷……他没有必要使用凌辱他人的词汇。”西澳州长科林﹒巴内特表示帕尔默的言行令人“尴尬”,并坦言“他正在破坏澳大利亚在中国人眼中的国际地位,包括投资和政治层面。”财政部长乔﹒霍奇也肯定,帕尔默“是中国投资合伙中最大的受益者,一些人付钱帮助他开采他的资源。”在推特上,帕尔默试图解释:“我们评论不是指向中国人们,但中国公司取得澳大利亚的资源但没有付钱。”好吧……不太具有说服力。我们认为前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主席格莱汉姆﹒布莱德利的评论是更加诚恳,认为这些评论“明显不符合国家利益,中国是我们的最大贸易伙伴。”我们认为最后的评论以一种极为朴实和有效的方式道出了真相:没有人真正地关心道德或友谊,问题是澳大利需要中国的资金。货物和服务贸易的统计数据证实,与中国的外贸关系价值1500亿澳元(大约1040亿欧元)。如今,事实是:所有人不是在害怕失去中国人的友谊(人民、政府或其他)而是他们的资金。我们似乎存在某种恐惧,如果以任何方式谈及中国得罪了某个国家,只能称赞(与其他不能以任何方式批评的集团或派别类似)。

我想强调的是,帕尔默的言辞是不合时宜的,但许多惊惧的反应反映了我们生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中国是一种资源,但出于诸多原因,也是令人恐惧的原因。我夸张了吗?好吧,请阅读PUP(帕尔默联合党,记得吗?)党报同一天的宣言。参议员雅克奇﹒兰比: “如果任何人认为澳大利亚的国防政策应该忽视中国共产主义侵略,那你是异想天开,脑子进水了。共产主义中国的军事能力和对西方世界民主的威胁程度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历史高度……劳动党和自由党或国民党没有建立能够保卫我们,防止子孙后代成为激进的反民主的集权外国势力的奴隶的澳大利亚军队”。喔……中国想侵略澳大利亚吗?真的吗?我认为参议员兰比的评论是说局势已经失控,但暗示着现代世界对于中国霸权的恐惧。一种我可能将其称为“中国差异性”的恐惧感,当然美国的感觉不会那么强烈,美国市民中有很多欧洲后裔。这种差异性反映着不同的世界观,对于其在国际舞台发挥的作用具有非常自我为中心的视角,很难与“其它差异性”(如有允许让我使用这个词汇的话)融合。

颇具影响力的Pew研究中心援引其经济态度总监Bruce Stokes的话断言:“中国被视为是有利于地区经济的,但也对其在该地区的地域野心表示担忧(2014年7月17日,pewglobal.org)。”希望参议员不会读到这些话。但这种认知是事实,因为难以逾越影响商业实践和中国与世界建立关系的方式的客观文化差异而与中国建立联系的客观难度萌生的一种恐惧。阿尔贝托﹒布兰比拉在意大利报纸“Il Foglio”(8月6日)引述Pew研究中心关于意大利人对于中国的意见调查结果,似乎70%的意大利人对中国是负面印象,75%的人认为中国的强大不利于意大利。我不会以为中国需要关心意大利人的意见,但可能需要问问为什么如此格格不入。这可能是由于意大利城市中许多神秘的中国城造成的认知和与意大利人融合的巨大困难。最近,方济各教皇在传道旅程中访问了韩国。首次经批准飞越中国,他想中国主席发送了两封电报向他和中国人民送去了祝福。这些属于礼仪之举。但应知道的是,他没有收到任何回信。好吧,一个人可以成为物质化的无神论者,认为宗教无益于社会;但方济各教皇代表十亿多人,怀有恶意的人可能将此视为大不敬。但你有听到有人大声指责吗?当人,所有人都对此保持沉默,似乎失敬都指向了一个方向。帕尔默先生不合时宜的言论同时揭示了伪善的媒体背后的某些现实。中国人民是伟大文明的后代,值得深深的尊重和照顾,正如其他文明(希腊-罗马、印度、欧洲等)。但要求成为世界舞台主角应理解和意识到自身的责任,其他人的责任及两个因素的相互砥砺以实现更美好的目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