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思想之不可承受之重

思想之不可承受之重

国际社会对习近平的某些倡议表示赞赏,同时对另一些倡议表示忌惮。仁政不足以消除甚嚣尘上的批评。反腐败和对官僚滥用职权的斗争被认为是消除不公正现象,但这最终是否将推进法治还是与共产党内部的较量,仍不得而知。某些令人担忧的事实值得批判。反民主的谴责是显著的例子,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在持续压制国内异见人士的同时,更锐利的斧头指向外交关系。谷歌、脸书和纽约时报的大幕无疑已经落下。几周前,中国禁止了虚拟专用网络,彻底消除了无限制接入互联网的可能性。如今,中国又发起了抵制“西方价值观”的运动。这是中国高层的一次行动,其中涵盖了一系列行动。社论开道,中共内部宣传,最后由教育部发表声明。中国最权威的教育部长袁贵仁发起削减传播西方价值观的课本内容。为了消除疑问,该文件援引了意识形态敌人:宪政、普遍价值观、民主社会、新自由经济学、新闻自由、历史虚无主义及对于中国社会主义批判。谁知道50万在美国最顶尖的大学学习的中国学生的目标什么?他们在渴求哪些价值观?我们无法从北京的文件中发现,西方价值观是绝对负面的,还是只是不适合中国。即使是第二种情况——问题似乎不像第一种情况那么严重——将人才输送到国外而不受到西方的影响,这合理吗?他们能够在学习市场营销、工程和信息技术的同时,回避所有的辩论、思想交流或新闻自由吗?中国能排除一切来源于其他国家的深造和创新吗?如果西方——敌对价值观的倡导者——采取相同的策略,将会怎样?如果无数的孔子学院遍布西方城市将会怎样?“中国价值观”的倡导者遭到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的谴责是中国期望的吗?将社会传播的不同价值观加以分类是毫无意义的。没有任何制度是完美的,历史分歧通常会造成痛苦的经历。无论如何,西方特征与中国不同:接纳多样性的能力,与全球化世界中的复杂局势并存。中国施展拳脚,但反而会暴露弱点;紧握着谴责的“剪刀”,却没有博得同情。从经济角度来讲,北京不容忽视,但接受其模式也是困难的。绿地也会传播思想,尤其是异域思想。即使他们竭力阻碍,也无法禁止,尤其是它们来自于富裕、文明和民主的国家。中国维持了多年的经济增长,但中国仍无法理解不是每一个使用Gmail的人都打算颠覆中国;不是每一个登陆虚拟专用网络的人都计划破坏社会主义。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