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傅格礼 > 请别给亚投行戴高帽

请别给亚投行戴高帽

由赵广彬 G. Bin Zhao执笔
 
不久前在印尼召开的亚非领导人会议上,印尼总统佐科表示,那些仍然坚持只有通过世界银行、IMF与亚洲开发银行才能解决全球经济问题的人是在坚持过时想法。建立面向新兴经济体开放的国际经济新秩序势在必行。佐科总统虽然没有直接提及亚投行的名字,他的观点在亚洲发展中国家中间极具代表性。
早前当英、德、法、意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申请加入创始成员的时候,亚投行的意义被各界近乎疯狂的夸大,例如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声称“除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外,我想不到有任何事件可与此相提并论:中国力求建立一个重要的新机构;而从英国开始,美国未能说服其传统盟友不要参与该机构。”还有人更加离谱的认为这件事是美国在经济和政治上走向衰落,以及美国世纪正趋于结束的标志。
当亚投行还在襁褓之中,其作用被刻意吹捧和称赞时,保持冷静从而客观思考尤其重要。特别值得警惕的是中国没有独立领导和创立过大型国际机构的经验,因此,刚开始困难重重、挑战不断,具体来说公司治理、组织架构、管理团队、运营模式等等选择稍有不慎,亚投行成为“弃婴”的可能不是没有。当然,借鉴和学习现有的国际性开发银行成功经验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之一。
笔者很荣幸目前还担任另外一家相当成功的区域性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The 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EBRD)的中国区顾问,这样的经历让我可以从更加深刻的角度来探讨亚投行的设立之初的几个战略性选择。
首先,坚持市场化运作,尽快取得AAA信用评级,从而可以以较低的成本融资是亚投行能否具备竞争力和成功运营的核心。短期之内这很可能是一项比较艰巨的任务,例如中国自己的主权信用评级目前也只有AA-,而亚投行属于新设机构股东多数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一方面股东担保的力度比较弱,另一方面投资标的基础设施多数位于经济欠发达地区风险可能较高,同时汇报或许不稳定。 
正因为如此,如何突破现有的评级标准可能需要多方面的精心准备,例如可在亚投行还没有正式成立的时候就保持和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保持沟通,积极征求他们的意见和评级要求。另外,这方面正是发达经济体的股东们需要贡献成功经验的地方,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成功经验也值得借鉴。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即EBRD获得AAA信用评级的基础是,股东包括64个国家及两个政府间组织(欧盟及欧洲投资银行),以发达国家为主的股东的雄厚资金支持和担保确保了充足的资产流动性,以及EBRD自身的审慎财务管理。当然,EBRD的运营中一直保持着强健的业务和财务状况。
其次,有人认为北京作为总部不一定是最佳选择。事实上最近几年的持续不断的严重雾霾已经让不少跨国公司派遣高管去北京变成了一件十分让人头痛的事情,另外,拥堵不堪的交通短期之内也很难得到有效治理。如果全面考量金融环境、国际性人才、城市交通、法律制度、以及空气质量等因素,香港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再者,行长一定要是中国人吗?由于亚投行是中国主导设立的,因此理应由中国人来担任行长。如此一来,有些人可能要问,中国人一词在英文中除了中国大陆和港澳台居民外,还包括海外华人,我们又该如何定义。 
 
反对者可能会质疑,中国主导的国际机构未来又将和其它机构有何区别?亚投行之外的其它中国倡导的国际组织是否都要中国人出任一把手?这让笔者想起了一幅挂在西安一家博物馆的画,上面画着多名外国人在唐朝政府担任高级官员的情景。如果1000多年前我们祖先连国内政府高级官员都能让外国人担任,如果中国梦的远景是恢复大唐盛世,那么我们需要怎样的胸怀和气度?
最后,亚投行的成立只是中国开启“一带一路”区域开发的序幕,也是中国加速、加深与世界经济更加全面融合的开始,这对于仍然复苏乏力的全球经济来说意义非凡。或许中国受益会多一点,但区域内的几十个发展中国家和世界经济可能才是最大的赢家。那么,给亚投行送高帽的人们,是否应该考虑的更深远一些?或许多提些建设性的意见可能更加切合实际。(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赵广彬 G. Bin Zhao是咨询公司Gateway International Group恒德国际创始合伙人、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中国区顾问。本文英文版发表于《南华早报》,文中图片属于该报创作)
 
 
 
推荐 16